笔趣阁小说 >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 1675 十月,看你有多忙

1675 十月,看你有多忙

办公室还在装修,小芳已经开始正式工作,新招来的人,暂时就放在“俪语订制”上班,小米腾出了一个办公室,作为小芳的办公室。

小芳跟投了刘芸他们的两个项目,那个做储能站开发的几个人,也从国外回来了,在外高桥建立了他们的实验室,刘芸也很看好这个项目,跟着小芳一起投资了。

小芳还飞去了深圳和珠海,考察了三家做蓄电池的企业,投资了其中的一家,同时,小芳还投资了上海本地一家生产有机硅的公司。

小芳这里很忙的时候,其他的人也一样在忙,到了十月,张晨松江和杭城的两个物流基地都投入使用,这让张晨松了口气。

从资金上来说,这么多的项目同时在进行,确实已经有些压力,有两个基地投入使用,就意味着有流水开始进来,可以缓解他的压力。

接下来天津和南京的项目也将完工,张晨就可以完全放下心,甚至可以继续翻他的烧饼,去物色新的基地了。

徐巧芯和张晨说,准备去西班牙开欧洲的分公司,张晨同意了她的要求。

十月底,小芳搬进了她自己的公司,也就在她搬进自己公司的第二天,双会集团的万总,给小芳打来电话,说他后天要来上海,想到小芳的公司看看,小芳接到这个电话,心里就乐了,觉得自己的判断没错,这个万总,还真是个说一不二的人。

同时,他都有闲暇离开他的总部,来上海了,说明他最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他要开始着眼于未来。

他还记得小芳和他说的,要帮他成为全世界最大的肉类加工企业的说法,他很有兴趣知道,怎么能让自己变成全球最大,把自己这段时间受的鸟气,也给出了。

小芳在纸上写了几家美国和欧洲的公司,让手下,马上把这几家的资料,特别是财务数据都搜集起来,越详细越好,不管晚上多迟,今天都一定要交给她。

小树晚上很迟也还在工作,他在画室里赶下个月要赴美国参加双年展的作品,刨去路上运输的时间,他还有不到一个星期,这一副作品,小树创作得不是很顺利,下午张晨来看过之后,提了一些意见,小树觉得,自己需要进行大范围的修改。

比较起来,最紧张的还是向南,他们的《莎士比亚与汤显祖》参加了省文化厅的调演,可以说是引起了巨大的轰动,但反馈回来的消息,两方面都有,说他们好的,认为是一次创新,很有新意,而且几位年轻演员的表现很好。

这一派的人认为,来年的文化部汇演,应该选《莎士比亚与汤显祖》去参加,不能再搞论资排辈那一套。

反对的同样强烈,他们说,戏剧要创新没有错,但创新不是乱搞,不是在台上放几个外国人,伴奏用了西洋乐器,这就是创新,戏剧是我们民族的瑰宝,还是要植根在我们民族的这片沃土上。

他们认为,这样的创新绝对不值得鼓励,说的难听的人,还说到,说这部戏,让他想起了当年**搞的样板戏,对京剧进行的创新,那是创新吗?是摧毁!

越是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我们的戏剧,就是要特别讲究民族性,用戏剧本身的内容去吸引青年观众,而不是靠哗众取宠,哗众取宠吸引进来的,那也不是我们希望有的观众。

他们强烈反对《莎士比亚与汤显祖》去北京参加文化部的汇演,认为这会犯导向性的错误,还是支持浙江婺剧团去北京。

两派意见可以说是相持不下,但比较而言,支持《莎士比亚与汤显祖》的,不管是评委还是相关的领导,年纪都比较轻,很自然的,他们的职位话语权也相对要低一些。

加上从两个演出团体的级别来说,一个是省级剧团,还有一个是县级剧团,就剧团本身的影响力来说,也不在一个级别。

已经有评委很无奈地和冯老贵说,冯团长,我们已经尽力了,但是没有办法,决定权不在我们手上,这剧要是不能去北京,我们也觉得相当的遗憾。

这个消息,不仅让冯老贵他们觉得很沮丧,对整个剧团,特别是向南他们那些年轻的演员打击很大,向南在家里都哭了,她和老谭说,为什么啊,原来以为只要自己努力了,付出了,就能够得到回报,没有想到,现在这个社会这么复杂,光靠努力,屁用也没有。

老谭看着外孙女,不知道说什么好,何止是现在这个社会,哪个社会不是这样,要想有绝对的公平,那是不可能的。

永城市分管文教卫的副市长孙晋,听到了这个消息,也着急了,她专程和丁百苟两个人,跑到了杭城,来找张晨和谭淑珍,和他们说,我们去省文化厅争取争取,你们也想想办法,要知道,我们去争取的时候,金华那边,他们也肯定在争取,光这样肯定不够。

张晨和谭淑珍都知道孙晋这话什么意思,他们去省文化厅争取了,永城虽然是个市,但和金华那个市不能比,永城是县级市,人家金华是地级市,最主要的,还是这浙江婺剧团,是省文化厅和金华市双重领导的单位。

据说,人家马上就要更名为“浙江婺剧艺术研究院”,而且院下面还要下辖一个“中国婺剧院”。

和这样的一个单位去竞争,难度可想而知。

张晨想了一下,他说,如果仅仅从内部去和人家竞争,我估计很难,不在一个重量级上,到了这个时候,节目本身好坏在其次了,影响最后决定的,应该是其他因素,我们还是要从外部制造压力。

“怎么制造压力?”孙晋问。

“我们去上海演出三天怎么样?”张晨说,“然后多请一些媒体和专家来观看,如果在上海引起了轰动,那是不是对省里来说,也不得不多加考虑?”

“可以,我觉得张晨的这个想法可以!”孙晋说。

“为什么不是去北京,而是上海?”丁百苟问。

“去北京的话,要是引起的关注度太大,那明年还有必要再去吗?”张晨说,“你在北京已经红过一次了,还要再红?”

“对,现在大家在争的是进京的名额,要是我们自己已经去过北京了,那人家正好就以这个为借口,认为不需要再去了。”孙晋赞同张晨的想法。

丁百苟和谭淑珍都点点头,同意这样做。

“那好,那我们就分头行动,把我们能使的劲都使出来。”孙晋说。

张晨说好:“演出我们来安排,上海的演出结束之后,我们就在杭城开一个研讨会,把在杭城的一些专家再请过来,上海炒完一次后,我们来杭城再炒一次。”

“可以,杭城的这个研讨会,就以我们永城市政府的名义举办,具体由老丁你们来负责。”孙晋说。

丁百苟说好。

张晨谭淑珍他们马上动起来,张晨把雯雯临时调到上海,和雯雯说,使出你浑身的解数,把能请的媒体和专家都请来。

雯雯问:“搞电影评论的可不可以?我认识的,还是电影界的多。”

“可以可以,只要他有名气,在媒体上能发文章,管他是干什么的。”张晨说。

“那可以,看我的。”雯雯说。

“对了,雯雯,到时候再请一些明星,让他们也去看戏……”

“我明白了,这样就有轰动效应了。”雯雯说。

张晨笑道:“聪明!”

张晨再打电话给柳青,请她帮忙请几个名人,柳青也答应了,柳青说:“张哥,你忘了你自己也是名人,这个时候还不出山?”

张晨愣了一下说,好好,出山,舍得一身剐。

“到时候,我给你做一个专访,你专门谈谈婺剧吧。”柳青说,“我觉得这一定很吸引人。”

张晨说好。

张晨让小米去帮助联系一个剧院,可以表演的。

“有什么要求?”小米问。

“费用什么的都不用考虑,档次高一点的剧院就可以。”张晨说。

“是不是越高越好?”小米问。

张晨说对,越高越高。

等到小米打电话过来,和张晨说,已经落实好了的时候,张晨还是吓了一跳。

小米和张晨说,上海大剧院正好下星期有空档,可以临时插进去演出三天。

“上海大剧院?小米,你开什么玩笑?”张晨叫道。

“张总,是不是还不够好?要再好的,我就想不起来了。”小米说。

张晨哈哈大笑:“是太好了,我被吓到了,我没想到会是上海大剧院!”

上海大剧院是上海最好的国际性高等级综合剧院,从帕瓦罗蒂、多明戈、卡雷拉斯三大男高音,到四大欧洲歌剧流派都曾在这里悉数登场。

更有维也纳爱乐乐团、柏林爱乐乐团、英国皇家歌剧院、巴黎国家歌剧院、莫斯科大剧院、马林斯基剧院、斯卡拉歌剧院等国际一流艺术院团及众多海内外知名的艺术家,在这个舞台上为观众带来了无数个难忘瞬间。

能在上海大剧院演出,这本身就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

“张总,那上海大剧院可不可以?”小米问。

“可以,可以,太可以了!”张晨在电话里,和小米说。

(https://www.bqgcn.com/0_522/2741915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qgcn.com。笔趣阁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qg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