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我成了四爷的外室(清穿) > 第 165 章 正文:囚笼三

第 165 章 正文:囚笼三

第165章

钮祜禄氏不能多待,现在这个情况,她在这儿的时间越长,就越是不利。

叶南鸢看着钮祜禄氏的背影消失在了门口,这才算是松了口气。苏培盛弯着身子站在门口候着,怕她心中不高兴,笑眯眯的仰起一张小脸。

“小主。”

“您若是有什么吩咐,立马跟奴才提。”这主子如今怀着身孕,苏培盛说话声儿都不敢太大了,整个人卑躬屈膝,言语之间满是讨好:“奴才上刀山,下火海也要给您办到。”

“那你能让他不要像囚犯人一样关着我吗?”叶南鸢对上那张笑嘻嘻的脸,面无表情的直接开口。

苏培盛被那句话堵的,面上的笑都僵了。手足无措的来回搓弄着:“小主,您这是说的什么话。”

“爷喜欢你还来不及,怎么会将您当囚犯?”

苏培盛怕惹了叶南鸢发怒,一个劲儿的干笑着,半点也不敢多言。见叶南鸢表情不悦,赶紧抬起手示意人将屋子关起来。

那倒厚重的门一关,嘎吱一声沉闷的声响。

整个屋子完全被封闭住,密不透风的找不到一丝的痕迹,果真的确是如叶南鸢所说,这屋子就像是一个牢笼。

莫名的压抑感袭来,叶南鸢咬着牙,将桌面上的缠金丝碗对着那道门狠狠地砸过去。

剧烈的声响,吓得在外面的苏培盛一跳,大冷的天,额头间的冷汗哗啦啦的往砸。

“你们给我看好了。”

苏培盛开口的声音,带着哆嗦:“这叶格格要是少了一根头发丝儿,唯你们是问。”苏培盛伸出手,来回挨个儿点了点。

抬手捂着自己的帽子,拔脚就往四阿哥那儿走去。

晚间的风,刺骨又寒冷。

苏培盛拔脚往书房闯的时候,四阿哥正在与人商议事情。时疫之时过于的危险,四阿哥是打着办好这事在朝中彻底立足的打算。

故而,能跟在身侧的,都是亲信。

正商议着时疫用药的事,苏培盛却是直接闯了进来。四阿哥瞧见人,眉心下意识的紧紧一拧。苏培盛瞧出了他的不悦。

却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爷。”

苏培盛弯下腰,凑在他耳边小声儿道:“叶格格发火了,正在闹脾气呢。”苏培盛说完,赶紧低下头往旁躲。

众人只见刚还与人侃侃而谈的贝勒爷,眉心先是拧了拧,又忽然渐渐地放松,单手撑着扶手,竟从上位走了下来。

“这……”一屋子的人相互看了看,随即无措。

“这是怎么回事?”

商议用药,这事过于重要,往常里四阿哥无一例外,都在现场。不管发生什么事,还从未见过有人能将四阿哥叫出去过。

“好像是后院出了什么事。”有人小声儿道:“刚听那口音,好像是说谁闹了脾气。”

“这……”几个近卫相互瞧了瞧:“这是贝勒爷身边的那位钮祜禄格格?”

“不像……”其中一入,大着胆子:“那位钮祜禄格格来了多久了,贝勒爷都没去过她那儿一回。”

顿了顿,他又道:“倒是听说前两日有个姑娘来找贝勒爷,如今瞧这模样,保不齐就是那位。”

一屋子的人相互看了眼,随即都笑了。贝勒爷这样的人,向来生性多疑,令人捉摸不透。这样的性子,能有人令他这样。

可见,是当真儿动了心了。

“怎么回事?”

四阿哥人生的高大,腿也长,苏培盛刚跑着来的,如今又要跟着跑着过去。不说别的,他都觉得自己的一条腿都要跟着跑细了。

“钮祜禄格格去陪着叶小主儿说了句话。”

苏培盛喘着气儿,只觉得喉咙里都要冒烟儿了:“奴才怕钮祜禄格格说多了,就让人先走了。”他扯着喉咙,将叶格格说的那些囚笼什么的话给咽了回去。

“这不,人走了,叶格格就闹了脾气……”

门一打开,苏培盛就闭了嘴。四阿哥低头就瞧见那砸在地上的碗,金子雕成的碗面上被砸出了个深坑。

四阿哥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走过去。

“又闹脾气?”

叶南鸢看着人靠近,身子微微有些发颤。

她没说话,只仰起头看着他。这被鸟一样关着的日子,只有感受过的人才能了解到那番滋味。如今,她才一日,她就有些受不住了。

身子上的被困,尚且还能忍受。

最可怕的是,心里上的屈服。她若是彻底认了命,也就是真的不用反抗了。叶南鸢看着人进来,忽然二话不说,直接往外冲。

她知道自己逃不掉,却还是拼了命的往外冲。

若是由机会呢,若是有可能呢?若是她跑出了呢。

“看来你是真的没将我的话放在眼里。”四阿哥面色冰冷的,二话不说直接就冲了上去,他生的人高马大,只需稍稍弯腰就将叶南鸢打横抱了起来。

“放开我!”

叶南鸢整个人都被动了,双手双脚都在剧烈的挣扎,她挥着拳头死死地打着面前的人,一下比一下都来的狠。

“你为什么要关着我,你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算我求你,算我求你还不行吗??”

“你为什么要逼我,为什么要逼我!!!”

从马车跑到这儿来开始,直到现在,叶南鸢心口里那股火才算是发泄了出来。她疯了一样举起拳头,对着四阿哥的胸口,心上,猛的捶打。

她发了狠,发泄着心中的恨意。

咬牙切齿的对着他的颈脖一口气咬了下,那一下,前所未有的深。几乎算是深可见骨。可四阿哥却是连着眉心都没皱一下。

“没事了,没事了。”

不知道咬了多久,四阿哥却一直站直着,任由她发泄。

抬手拍着她的后背,一下一下的犹如再哄着婴儿:“过去就好了,过去就好了。”叶南鸢浑身在打着细微的颤抖,牙齿里面都是血迹。

“放过我。”

她崩溃的抬起头,眼里是前所未有的哀求。

四阿哥低下头,一双眼睛却是深不见底。忽然,他伸出了手,带着薄茧的掌心将她的眼帘给盖住了。

滚烫的热泪,与全部的希望,被他关入了那双掌心之中。

“不可以。”

他肯定,却又残忍的说出这三个字。又一把将快要晕倒的叶南鸢抱入了怀中。

“是你先不放过我。”

怀中的人细微的颤抖着,他打横的将人往床榻上抱去:“我如论如何,都不会放开你。”

义楚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东宫瘦马》第 213 章 216、少年郎

《清穿之盛宠皇贵妃》第 183 章 番外之包子(二)

希望你也喜欢

(https://www.bqgcn.com/0_988/175261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qgcn.com。笔趣阁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qg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