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邻家哥哥 > 第 91 章 全文完结(子涵视角番外...)

第 91 章 全文完结(子涵视角番外...)

十几岁的钟子涵决计想不到,他的情窦初开会栽在贺筝月身上。

贺筝月是什么样的女人,比他大三岁,从小就欺负他,野蛮不讲理,常常指示他做这做那,简直就是当代周扒皮。

一年级的时候,他每天的零用钱就只有五毛,辛辛苦苦存了好久好久,终于凑够钱买圣斗士星矢的盗版玩具模型,结果被贺筝月骗去买了美少女战士的海报。

他气得半个月没理贺筝月,后来贺筝月也意识到自己做得过分了些,那天下午放学,没和她的小姐妹一块儿回家,买了好几包辣条过来找他一起回家。

他当时也是没出息,就这样和好了。

后来再大一点,单元楼里出生了一个小妹妹,小妹妹叫小竹,钟子涵可开心,因为这样他就不是年纪最小的了,贺筝月以后就能欺负妹妹,不会再欺负他了。

可是他想错了,贺筝月喜欢小竹妹妹胜过喜欢他。

他还是姐姐的受气包,顺带还成了妹妹的受气包,妹妹两三岁的时候喜欢玩骑马马的游戏,他就只能趴在地上,背着妹妹爬来爬去。

天呐,快来个上帝拯救他吧。

十二岁那年,上帝来了。

可是孟屿宁这个上帝吧,个子高瘦,文静乖巧,长得也漂亮清秀,一副乖乖好学生的模样,身上的校服永远是最干净整洁的,不论多热的夏天,拉链永远是扣上的,袖口和裤脚永远是放下的,就差没在脑门刻上“三好学生” 四个大字。

贺筝月和小竹都喜欢他,尤其是小竹,孟屿宁简直抢走了小竹所有的关注。

钟子涵心里酸酸的,说好的上帝呢。

他看着小竹总跟在孟屿宁身后叫他宁宁哥哥,心想他这个子涵哥哥要退出历史舞台了。

可是爸妈说孟屿宁的爷爷和小竹的爷爷是多年战友,如果不是孟爷爷走得早,或许会给他们定娃娃亲也说不定。

好吧,小竹这个叛徒,那六年白疼她了。

如果说小竹更喜欢孟屿宁是受爷爷的影响,但贺筝月也更喜欢孟屿宁是怎么回事。

孟屿宁是从西游记里钻出来的白骨精吧,把这俩骗得团团转,只有他这个孙悟空火眼金睛,不上他的当。

他还真的去找孟屿宁问了,问他有什么妖法。

孟屿宁眼里都是对他无奈的笑意。

“我承认小竹是比较喜欢我,可是筝月姐姐是更喜欢你的。”

放屁,贺筝月要是更喜欢他为什么从来不骗孟屿宁的零用钱只骗他的!

这个问题一直到初三了还没闹明白。

十五岁的少年少女之间多了蠢蠢欲动的氛围,钟子涵当然也感觉到了,只有孟屿宁这个满脑子只有念书考第一名的书呆子什么也没发现。

他那天看见,隔壁班的女生把孟屿宁约到小树林里。

回来的时候,孟屿宁继续写他的试卷,钟子涵问他怎么样。

“没怎么样。”

“孟屿宁你是不是傻啊,那女生喜欢你啊!”

“我知道,”孟屿宁抬眼,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激动,“那又怎样?”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你可以早恋了!”

孟屿宁无语:“可是我也要喜欢她才能早恋吧?不喜欢我早什么恋?”

钟子涵愣了。

他一直以为孟屿宁什么都不懂,就是个空有一副好皮囊的书呆子,连有那么多女生喜欢他都没察觉,原来他都知道,只是因为他不喜欢那些女生,所以没什么兴趣,也没打算早恋。

果然读书好的人开窍也快,他还以为自己至少在这方面比孟屿宁开窍早呢。

结果并没有,上天似乎感应到了他的心愿,终于让他在这方面暂时领了先,比孟屿宁快一步情窦初开。

他一直忘不了,无意撞见贺筝月换衣服的那一刻,从窗外洒进来的阳光,映得她那截细细的腰肢白得刺眼,一对绵软的东西被淡蓝色的少女内衣裹住,还有她在看到他时,那迅速蹿红的脸颊,还有那双泛起湿意和赧意的眼睛。

被摁在地上狠狠捶了一顿,又是道歉又是求饶,可他却没有像从前那样觉得屈辱,好像她的拳头打在身上一点也不疼,像棉花糖似的,还带着点甜腻腻的香味,一下一下捶软了他的心窝。

贺筝月真是个女的。

太可怕了!

这男人婆竟然不是男扮女装,真的是个女孩儿!

当晚钟子涵就做了梦,梦里他把这个从小一块儿长大的姐姐摁在怀里亲。

醒来后身上全是冷汗,打湿了床褥。

从那天起,他就变得很奇怪。

也是从那时候起,他注意到别人夸贺筝月好看。

有次贺筝月替他妈来给他送盒饭,钟子涵没什么感觉,同桌却鬼鬼祟祟地问他:“G,刚给你来送饭的是你女朋友?”

钟子涵白眼翻上天:“狗屁,那是我姐。”

“你姐?”同桌的眼睛亮了,“你姐长这么好看,为什么从来没听你说过?”

好看吗?

好像真的挺好看的。

明艳的五官,张扬乐观的性格,无论男生女生她都能相处得来,姐姐她正是最美好的十八岁,身上有少女的清甜,也有凹凸有致的身材,年轻漂亮,芳华正好。

她的那些异性朋友,口口声声说把她当哥们,其实私底下没少向他和孟屿宁打听贺筝月的爱好。

其实他本来就不是很高兴贺筝月交那么多异性朋友。

起先他以为自己这种心态是出于弟弟对姐姐的关心。

直到那次,他看到孟屿宁和贺筝月站在一块儿,贺筝月用从来那样没看过他的和蔼眼神看着孟屿宁,还伸手替孟屿宁理了理校服。

清俊斯文的少年和明艳秀气的姐姐显得有些般配。

他心里很酸,像是被灌了好几坛老陈醋,比看到小竹和孟屿宁黏在一块儿还要生气。

甚至还一时气急去问孟屿宁是不是喜欢贺筝月。

孟屿宁当时睁大眼看着他,眼里划过荒唐,语气有些莫名:“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会喜欢筝月姐。”

“你真不喜欢?她长得那么好看你为什么不喜欢她?”

孟屿宁哭笑不得:“我承认姐姐是很漂亮,可我当她是亲姐姐,为什么会喜欢她?”

钟子涵的脑子被妒意冲昏了头,开始胡说八道:“那你喜欢谁?难道你喜欢小竹?”

孟屿宁觉得他这个兄弟最近可能是学习压力太大,脑子不清醒,只能点头,想赶紧打发他走:“对,我喜欢小竹,可以吗?”

钟子涵一脸便秘,半晌后吐出俩字:“变态。”

孟屿宁:“……”

不过也正是因为脑子不清醒,钟子涵终于搞清楚了一件事。

他喜欢上贺筝月了。

喜欢上这个从小就爱欺负他,骗他零用钱还把他当奴隶使唤的姐姐。

即使他比孟屿宁先意识到了内心深处开始发芽的喜欢,可还是晚了一步。

贺筝月有了男朋友。

她不会知道,那天在KTV,他们被长辈强行拉到一块儿唱的那首情歌对唱,他面上虽然不情愿,可心里其实乐开了花,还有她说以后要嫁给流川枫,他在家里对着镜子把自己和流川枫的海报放在一块儿比较,最后得出结论,他跟流川枫的颜值不相上下,都帅炸了。

可是这些都没有意义了。

他觉得自己太倒霉了,花了那么长时间才承认的喜欢,下场会是这样。

钟子涵有想过横刀夺爱,可每次看到贺筝月只有对着她男朋友的才会袒露的娇羞和欢喜,那是恋爱中的女人特有的神情,他明白,姐姐是真的喜欢她的男朋友。

幸好这份初恋还只是淡淡的情愫,并没有轰轰烈烈。

还能忘掉。

后来他去了北京念大学,北京的漂亮姑娘有很多,钟子涵以为自己会很快找到女朋友。

可是一直临到毕业,他也没找着女朋友,倒不是还在对贺筝月念念不忘,就是学医的实在太忙了。

不过庆幸的是,孟屿宁也是个光棍。

他们系的系花追了他那么多年,也没把他追到手。

钟子涵想不明白为什么孟屿宁不答应人家。

孟屿宁只是说:“感情是一件很没有道理的事,她很好,可我并不喜欢。”

换而言之就是,有的人说不清哪里好,可就是喜欢。

孟屿宁做事一贯都有计划,对感情也是如此,绝不会因为到了年纪该谈恋爱了,或是一个人过得孤单了,就去试着恋爱。

可钟子涵并不是这样。

在拒绝了挺多女孩儿后,他选择试试。

前女友和他同年级,同样的优秀,同样的忙碌,同样的只是觉得该到年纪恋爱了,于是看上了同龄人中最优秀的钟子涵。

他是这批年轻的实习医生中,私生活最干净,性格也最体贴温柔的男人。

他长相英俊,性格也很幽默,这些在女人眼中都是可遇不可求的理想对象条件。

金童玉女的恋爱并没有维持多久,他们分手了。

原因很简单,他们都太理智了。

可爱情其实是种很冲动鲁莽的主观情绪,会吵架、会生气,也会因为对方的一举一动而被牵着情绪走。

钟子涵在这段恋爱关系中的所有体贴的关心,其实如果换做是对同事,效果并没有多少区别。

分手后他们约出来谈过一次心。

前女友向他袒露,其实她在高中时交往过一个男朋友,那是她的初恋,那个男生不喜欢学习,常常爬墙溜到外面去上网打游戏,在所有人看来,尖子生和坏学生谈恋爱,简直愚蠢至极。

可是那个男生真的对她很好。

会在她没考好的时候安慰她,会在她快要生日的时候悄悄攒钱给她买礼物,会在父母和班主任逼迫他们分手的时候,哭着祝她前途无量,以后找一个比他有出息的男朋友。

后来她真的找了,就是钟子涵,可是即使钟子涵比那个男生千百倍,她也依旧忘不掉他。

“你觉不觉得,有的人真的就是,你明知道和他没可能了,可就是怎么也忘不掉。”

钟子涵那时候觉得,包括前女友,包括孟屿宁,他们全都是傻瓜。

人生本来就是将就。

他将就地走上父母为他选的路,放弃了自己的梦想,忘记了自己的初恋,打算在北京接着继续过他将就的人生。

后来他回了童州。

曾经以为各自散落天涯的儿时玩伴们,在多年后又不知道哪儿来的默契,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回到了这个他们彼此相伴着长大的地方。

孟屿宁这个蛰伏多年的禽兽,他总算知道这男人为什么单了快三十年都没找女朋友。

虽然他解释了自己小时候对小竹只是单纯的兄妹之情,可这也不能掩盖他的禽兽行为。

因为他就是把大家从小宠爱的妹妹给霸占了。

钟子涵一面觉得孟屿宁禽兽,一面又觉得他挺牛逼。

他把孟屿宁叫出来喝酒,问他到底是怎么克服心理障碍对小竹下手的。

难道他每次对小竹说情话的时候,脑子里就不会想到小竹小时候的模样,然后他还能说得出那肉麻的情话吗?

“……不知道,好像就是一秒钟,”孟屿宁说,“她站在我面前,我突然意识到她长大了,心里头发痒,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就不太想只做她哥哥了。”

“……”

这男的怎么开窍开得这么迅速啊,他当初可是花了好长的时间做心理建设,才接受自己竟然喜欢上从小一块儿长大的邻家姐姐啊。

人和人之间的差距真大。

但可能就是因为孟屿宁和小竹在一起这件事刺激到了他,原本打算安心做弟弟的钟子涵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可他却又不敢上前。

她把他当弟弟看,如果知道他偷偷喜欢了自己那么多年,会不会当场吓死?

也不是没这个可能的。

钟子涵觉得自己这十几年的人生经历简直白过,还跟十几岁的毛头小子似的,怕这怕那的。

就这样拖了挺久,一直拖到2020年年初,他满三十岁这年。

跟着医疗团队去了武汉抗疫,医生这个职业本来就该冷血一点,要比常人更能接受生死之间的诀别,否则还不得天天以泪洗面。

可是这场疫情来得太急太险,有太多的人还没来得及和家人告别,就匆匆离开了这个世界。

他们带着无限的遗憾和眷恋被死神带走。

高强度的工作下,心理和身体的双重重压,钟子涵甚至觉得自己也该找个心理医生看看。

他接到家人朋友们的远在外省的关心。

孟屿宁和小竹让他千万千万要好好照顾身体,父母希望他赶紧回来,而贺筝月什么也没说,在视频通话的那头小声的啜泣。

钟子涵无语至极,他还没死呢,她哭个屁啊。

可他真的从来没见她为他哭过,又觉得新奇。

“姐,你至于这么夸张吗?”

“怎么不至于了,万一,万一你在那边出事了怎么办?”贺筝月凶巴巴地哭,哭得一点也不像两个孩子的妈妈,反倒像十几岁的时候因为看言情小说被虐哭那会儿,“我小时候经常欺负你,还没来得及补偿你,你一定得平安回来,听到没?”

钟子涵撇嘴,语气不满:“你还知道你小时候经常欺负我啊?我就奇怪了,你怎么就逮着我欺负,不去欺负孟屿宁啊?偏心。”

贺筝月:“你跟宁宁又不一样,我怎么好意思欺负宁宁,我要是敢欺负宁宁,小竹非恨死我不可。”

可是筝月姐姐是更喜欢你的。

钟子涵突然想起孟屿宁的话。

时隔多年,他突然就理解了这句话。

可心里始终还是胆怯胜过冲动,直到他碰到一个男人。

后来武汉的情况稍微好了点,他平安回到童州,在童州的军队抗疫行动中,钟子涵再次跟随医疗队伍,负责调配南部战区空军前往巴基斯坦支援抗击疫情的医疗物资。

其实他是不认识迟中尉的。

能认识迟中尉,还得感谢小竹。

在为空军准备物资时,他无意中看到了迟中尉的私人物件中的一张照片。

那张照片上的是一对少年少女,同样穿着蓝白色的校服,少年是迟中尉,少女竟然是十八岁的小竹。

“迟中尉,你认识我妹妹裴雪竹吗?”

迟中尉当时也愣了,半晌后语气复杂地说:“裴雪竹这女的到底有几个哥哥啊。”

钟子涵:“……额,其实也就两个。”

后来迟越跟他说了挺多高中的时候他跟小竹的一些琐事,说起这些琐事的时候,穿着硬朗空军服的男人满眼的柔软和怀念。

他回忆这些时,从头到尾没说过一句喜欢,可是钟子涵听得出来。

迟越喜欢他妹妹。

说完这些,迟越请求他:“钟医生,这些事我希望你能够替我保密,尤其是对裴雪竹。”

十几年的喜欢,对方永远都不知道。

钟子涵太明白这种感觉了,他问:“你为什么不跟小竹告白?”

哪怕只是告诉她也好。

“我本来想的,想很久了,可是等我打算告白的时候,她已经跟她喜欢的人在一起了,那个人也是她喜欢了很多年的,她好不容易得偿所愿,我不想让我的感情打扰到她。”

“哦对了,裴雪竹是不是要结婚了?我这次去巴基斯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可能赶不上婚礼了,”男人往兜里掏了掏,有些尴尬地缩回了手,“没现金,到时候我把礼金转账给你,麻烦钟医生到时候替我包个红包送给裴雪竹。”

临走前,迟越最后又告诉了钟子涵一个秘密。

那就是孟屿宁宝贝了很多年,至今也舍不得扔掉的MP3其实是他这个情敌的。

他拜托钟子涵,等孟屿宁哪天惹裴雪竹不开心了,就把这个秘密告诉他,让他好好吃个瘪。

最后在空军基地送走这批即将远赴他国的空军们时,钟子涵看见他将自己和小竹的那张合照,换成了蓝天下飞扬的鲜红国旗。

那意味着,从今以后他的心里不再有裴雪竹这个人了。

而是国家。

他把自己交给了国家,在未来的岁月中,他和祖国是永远的双向奔赴。

迟越的放弃,是因为不得不放弃。

而钟子涵呢?

他到底为什么还要做胆小鬼?

之前的不打扰,是觉得姐姐已经找到了幸福。

回家之后,他和小竹说了这件事。

钟子涵明白小竹一定知道他喜欢姐姐的事,只不过那时候贺筝月已经结婚,他只能求小竹替自己保密,这个丫头就真的替他保密了这么多年。

他第一次像个孩子似的,愁眉苦脸地问妹妹怎么办。

“子涵哥,你知道吗?其实我是个福星哦,运气特别好的那种。”

“明明是我先喜欢的屿宁哥,可是到头来却是屿宁哥先跟我说的喜欢,还有我的一个朋友,她暗恋一个男生好多年,结果长大以后,居然是那个男生先跟她告的白,而且告白的方式特别可爱,我朋友的名叫梁祝的祝,那个男生把自己的名改成了梁祝的梁,我朋友一直没发现,还是后来那个男生憋不住了跟她说的。”

“小时候我过生日,就替你许了愿,我许愿你能够得偿所愿,所以你一定能追到姐姐的,我看好你。”

钟子涵还不知道原来小竹小时候过生日还替他许了愿,一时间内心感动又惊喜。

三十岁的大男人扁嘴差点没哭出来:“小竹你真好。”

小竹拍拍胸脯:“必须的!你是我哥嘛!”

有了小竹的鼓励,他原本是打算慢慢地让贺筝月意识到自己对她的感情,不想吓到她,也怕她反感,要不是她的前夫莫名其妙从上海过来求复婚,他本来有充足的时间去让她慢慢接受。

“你觉得你姐跟我离了婚以后,带着两个孩子,能找到条件比我更好的下一任吗?”

前夫说这句话的时候,钟子涵明显感觉到贺筝月的浑身一僵。

他实在生气,气到也不管贺筝月能不能接受,只想赶紧替她反驳回去,出了这口恶气。

“那你觉得我条件怎么样?”

贺筝月和前夫都有些愣住。

钟子涵嚣张又臭屁地说:“我姐她不会跟你复婚的,有我这么个优秀的追求者,她脑子坏了才会跟你复婚。”

气是出了,前夫也被气走了,可是贺筝月也开始躲他了。

她果然无法接受。

钟子涵原本以为,她不接受自己,是因为不喜欢他。

可是每次被缠得烦了,贺筝月那脸上的羞赧和无措又在告诉他,好像她也没有不喜欢。

钟子涵充分发挥自己作为狗屁膏药的作用,口口声声叫着姐姐,以弟弟的身份黏在她身边,可每次又会在适当的时候告诉她,我粘着你不是因为你是我姐,而是因为你是我喜欢的女人。

贺筝月终于受不了了。

其实换谁也很难受得了,从小看着长大的弟弟突然变成了追求者,年轻优秀,会撒娇又会撩拨,总能在适当的时候冒出来关心她逗她笑。

“子涵,我配不上你,”她终于说出了拒绝他的真正理由,“凭你的条件,你可以找到比我好千百倍的女孩儿,我不值得。”

钟子涵只是笑了笑,轻描淡写地说:“姐,你知不知道你口中的配不上,其实是我多年的求而不得。”

旁人眼中的和他不般配的姐姐,却是他在梦中想念了很久的初恋。

“……”贺筝月哑口半晌,眼眶泛湿,“可是子涵,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我们不是独立的个体,我们有家人,在一起不是两个人的事,你懂吗?”

“我懂,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钟子涵说。

“我从小就是乖孩子,我爸妈让我做什么就做什么,他们让我学理科,我就去学了理科,他们让我学医,我就去学了医,到现在我已经快忘记我最初的梦想到底是什么了,我真的不想连感情都要放弃。你只需要回应我的感情,然后躲在我背后,那些流言蜚语我替你挡,那些抗争我去做,是我先喜欢你的,所以那些委屈和辛苦都由我来承担。”

贺筝月简直服了,打了他两拳,边哭边骂:“……傻弟弟。”

钟子涵却笑得比谁都开心:“臭姐姐。”

事情也正如贺筝月担心的那样,他们的感情并不像小竹和宁宁那样顺利。

不过还好,有小竹和宁宁这两个左右护法在旁,至少他们四个的心是在一块儿的。

其实贺筝月之所以叫筝月,是因为她出生在正月,这日子热闹,却也不大好,因为正月里谁都沉浸在新年的欢快气氛中,很少会有人想起她的生日来,她小时候很不喜欢自己这个名字。

钟子涵也不喜欢自己的名字,有时候去儿科串门,十个小朋友里至少有一半都叫“zihan”,男孩儿女孩儿都有,再好听的名字烂了大街,也变得不好听了。

可是每当正月的生日,钟子涵都会从老家打来电话,在电话里对贺筝月说:“姐姐,生日快乐!”

每当钟子涵抱怨自己的名字烂大街的时候,贺筝月都会笑着摸他的头:“可是你对我来说世界上独一无味的弟弟钟子涵啊。”

附中小区正式动土拆迁的那天,他们回去看了。

四个人看着眼前这栋小区发了很长时间的呆。

他们都是幸运的。

时间最终没有冲散他们,因为爱是唯一能跨越时间和空间的事物。

只要这份爱足够深刻。

【全文完】

图样先森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顶流夫妇有点甜》入坑第二十四天(原来你是我的颜粉...)

《暗恋它是奶糖味的》第 109 章 番外完

希望你也喜欢

(https://www.bqgcn.com/12_12425/171677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qgcn.com。笔趣阁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qg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