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五零重生日常 > 第 229 章 全文结束

第 229 章 全文结束

第229章(bqgcn)•(com)

温俊海跟着袁映真出去了一趟,回来工作就已经确定了,如袁映真所说的那样,到京城军事大学当射击教官。

⌫本书作者海棠无眠提醒您《五零重生日常》第一时间在.[笔趣.阁小说]?更新最新章节,记住域名[(bqgcn.com)]⌫『请来[笔趣.阁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bqgcn)•(com)

就算是以袁映真的眼界,以老丈人看女婿那种挑剔的眼光,也还是不得不公允地对女儿夸了一句温俊海的枪法和箭法。

实在是这次打猎,温俊海不仅枪法出色,就连用弓箭都百发百中。

甚至从地上捡起块石头,都能打中飞鸟,很是给他长了脸。

而且温俊海本身军事素养过关,在部队的记录也一直都是表现优秀,家庭背景也完全清白,这样的人才进入军校当个射击教官,完全符合条件。

几个老战友甚至都酸溜溜地嘲讽他,有了个女婿都快变了个人,笑得像吃了屁一样……在军事大学当副校长的战友还趁机敲诈了他一顿饭。

袁映真只当他们嫉妒。

他家满满这么优秀,找的爱人性格端正能力突出,一家人相亲相爱奋发向上——这样的事情那几个老头怕是做梦都想要。

看看他们家的孩子,这个不争气天天惹事,那个不上进只想混日子,要么就是小夫妻家庭矛盾不断,哪个能跟他比?

要不是看在要他们帮忙的份上,袁映真都要像以前那样提议大家亲自下场比试比试了。

这也是为什么袁映真朋友不多的一个重要原因——一旦大家产生分歧,他就提议亲自切磋。

比别的都好说,但是比单体战斗力,袁阎王的外号是白叫的吗?

袁映真也不觉得自己在徇私舞弊,就算是没有他,只要温俊海能有机会在这几个老战友面前展示射击能力,那几个老战友也同样会给温俊海相应的职位的。

温俊海有真本事,能给国家做贡献,配得上国家给的位置,他就没有什么好怕的。

……

重回军籍,穿上久违的军装,温俊海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不一样了。

站在姚软枝面前,他眉宇之间满是锋利,就像是一把藏在鞘中的宝剑终于得见天日,眼中激动的神色还未褪去。

温俊海当初退伍就不是心甘情愿的,当时他在部队发展得正好,上级领导对他寄予厚望,他自己更是憋着一股子心气,要为国立功。

谁也没想到会遇到赵志华那样的二代,温俊海腿废了,只能退伍返乡。

虽然回到兴化县之后,运气不错,正好老上级在县里当领导,给他介绍了供销社的工作,温俊海也告诉自己干一行爱一行,踏踏实实地工作,可是每当看到报纸上报道国家的战事,他的心里总是生出向往。

战场是危险的,但是部队里的那种氛围又是让人永远无法忘怀的。这种情怀,很多没有当过兵的人完全无法理解。

现在他的腿已经治好,小心修养一两年就能完全恢复,又得以重归军籍,虽然一时半会儿还不能去一线战斗,但也已经能穿回军装,心里那种被压下去的锋芒自然就在次展露出来。

看着这样的温俊海,姚软枝心里百感交集。

这一辈子是真的和上辈子不一样了,姚家如今已经在也没有被打为坏分子的危险,而温俊海现在也和上辈子完全不同。

他不会在被她连累,明明有一身本事,却一个人孤独地葬身在山石土方之下。

他的腿好了,他回到了自己心心不忘的部队,他能够把自己的射击特长发挥出来,实现自己的价值。

温家姐弟的命运也都发生了改变,

她站起身来,轻轻地把温俊海的领子整理了一下,抬头看着他,嘴角的笑温柔而满足。

孕吐结束了,并不意味着怀孕就没有什么痛苦了。

随着姚软枝的肚子越来越大,她的两条腿也经常肿胀不堪。

但是她仍旧每天都坚持去农垦总局上班,这个年代的孕妇可没有那么娇气,整个社会氛围都是提倡艰苦奋斗的,姚软枝不想因为有了袁爸爸,就躺着当一条咸鱼。

那不是她的性格。

温俊海非常心疼,每天早上骑着自行车把妻子送到单位门口,下午只要军校没有别的安排,就准时骑自行车来接她下班。

每天晚上睡觉时,他都要花费很长时间给姚软枝按摩小腿,帮她解除两腿的痛楚。

天气冷了,但是姚软枝却总觉得身上发热,一条薄薄的秋被盖在身上都会出汗。

温俊海就给她用被子一角盖在肚子上,拿把早就被人束之高阁的蒲扇给她轻轻扇风,等她睡安稳了在去休息。

因为姚软枝的怀孕,温好好拒绝去招工考试,一定要亲自在家照顾她。

家里全都是些男人,关心人是关心人,但是难免粗心大意,而且有时候也不方便。

温好好经常去做一些H省的风味小吃给姚软枝备着。

别说,还真的让姚软枝胃口大开。

……

农垦总局局长童炳泉对自己果断决定把姚软枝调进来非常满意。

他以为姚软枝上任之后安排的第一个项目会是农场农机规划配套,没想到姚软枝的野心比他还大,带着规划处做的竟然是农场管理系统。

这个系统做出来,整个农垦总局的工作就有了指南,不管遇到什么问题,都能够从中找到解决方案。

所以童炳泉大手一挥,在规划处拿出来一个基本框架之后,农垦总局的其他部门也都纷纷派人加入其中,为这个框架添砖加瓦。

虽然现在这个框架还显得有些简单,但是经过三年五年的修补调整填充之后,系统就会变得完整全面。

以后全国农场从筹备到设计到建设,到成立之后的各种业务选择和流程都会有详细的指导方案,如果真的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也会有指导基层农场如何寻找帮助的方法。

说句功在千秋也许有点夸张,但是说能够指导全国农场建设三十年,绝对没错。

可以说,只凭这个贡献,姚软枝就能够在新中国农场发展历史上留下重重一笔。

但是姚软枝并没有就此满足,她心里始终惦记着即将到来的饥荒,只想自己多做点什么。她的动作越快,做的越多,能够挽救的群众就越多。

所以在把手里的工作交给童局长之后,姚软枝的重点就转移到了编写《农场机械使用配套指南》上。

当初刘智宇教授在电话里命令姚软枝写一本这样的书,让所有有农机使用需求的生产单位都能从中得到自己需要的知识。

老教授这段时间还是打过两次电话催她,知道她在忙一个重要项目的时候,还是叮嘱她别忘了这件事。

刘教授认为,这本书能够帮助到的生产单位远远超出农场范围,对中国农业机械化会有很大的推动作用。

他还告诫姚软枝,一定要用最浅显最容易懂的文字去写,尽量让那些文化程度不高的农民都能看懂,这样的话农业机械化才能真正落实到最前方的田间地头。

这本指南初稿完成的时候,已经到了1955年的年底。

盛有为的系列报道也在这个中国人传统节日即将到来的时间,出现在了《人民报纸》的第三版,激起了轩然大波。

姚软枝从头到尾仔细阅读了他所有的报道。

这些报道资料翔实,证据确凿,笔锋老辣,能够看出盛有为胸中的愤怒。

报道的重点是揭发县级以下基层干部面对层层加叠的政治任务,如何从最开始的直抒胸臆、畅所欲言,变得斟酌利害、权衡得失,尤其是当那些敢于提出异议,为基层百姓考虑的干部被撤职之后,留下来的干部又是如何态度大变,选择向政治低头的。

在这个以政治为纲、政治挂帅的年代,盛有为这样实在是太危险了。

姚软枝猜想,他肯定没有把自己的提醒当回事,毕竟他也是个老革命老记者,心中必然充满热血。

如果运动起来,盛有为受到批判,姚软枝觉得,她的责任太大了。

她给盛有为打了电话,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盛有为在电话那头大笑。

“这本来就是我的职责,姚处长你也未免太小看我盛某人了。”

挂了电话,姚软枝心中又是堵又是热。

全球这么多个国家,有哪个像中国这样拥有五千年历史不曾断绝?有哪个国家一时沉沦被强盗旧奴欺压百年,仍旧不曾死去,最后从泥潭中挺直身躯,一步步走上光明大道?

没有!

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中国!

为什么只有中国能做到?就是因为几千年来,中华民族的脊梁从未折断,无论面对什么苦难,总是有仁人志士挺身而出,为自己的国家和同胞献出一切。

过年的时候,袁家四合院里更加热闹了。

姚学义和李育红都到了京城,姚学义就在温俊海工作的军校就读,休息的时候经常来看望妹妹。

李育红在速成中学读书很认真,家里寄东西来的时候,她就会跑来给姚软枝送一些,但是平时并不常来。

姚软枝知道她的性格,她好强,不想给别人添麻烦,所以也不勉强,只让温好好有空的时候去看看李育红,免得她一个外来人在京城被人欺负。

上门来给袁映真拜年的客人比以前几十年加起来都多。

谁让袁映真这一年来比以前活跃了很多呢?

以前大家是害怕他,他那张脸本来就冷,还有两道巨大的刀疤,眼神一冷,很多战场上下来的人都能被他吓得腿发软头皮发冷。

但是自从找到女儿,女儿带着女婿搬到京城来陪他之后,袁映真就像是煞神落入了人间,满身都是烟火气,竟然也没有以前那么吓人了。

以前不敢登门的老战友老部下,一个个都摸上门来。

他们也都发现了规律,只要你夸袁映真的女儿,就不会有危险。

一号首长都很是欣慰,还专门让人给姚软枝送了很多从国外进口的婴儿用品。

让姚软枝意外的是,在登门的客人中,竟然还有专门来拜访她的。

洪书记夫妻就算了,陈盾竟然也来京城了,看完刘教授就顺道来看她。

陈盾已经调任龙府市市长,他来看姚软枝除了是看看她近况如何之外,也是要告诉她,那个氮肥厂已经确定要在龙府市安家落户。

借着这个机会,陈盾把当初姚软枝提出来的以河流为依托建立一个以龙府市为中心的H省工业区的建议写出来,递交给了省里,省里正在研究讨论,通过的可能性很大。

要真的是这样,陈盾以后的发展空间很大。

陈盾知道,这一切都得感谢姚软枝。

当初只是一个农村姑娘的姚软枝,如今已经是农垦总局的处级干部,关键是她还年轻的很,有袁映真这样的生父在,以后的前途想都知道会如何光明。

他自己就是从农家子弟走到今天的。

从一个贫家子弟到现在的一市之长,有自己的能力缘故,但是师友的帮助,岳家的提携也同样重要。

陈盾只庆幸自己和姚软枝相识比较早,一直以来也对姚软枝真心关照过,以后师兄妹互相扶持的机会还多的是。

除了陈盾之外,赵铎也来了四合院。

他跟袁映真以前也认识,但是一文一武,相处不多。不过赵铎跟姚软枝打过交道,现在他也从H省调到了京城能源部,担任即将成立的水力发电部部长,过年的时候来看看姚软枝,也不算是牵强。

盛有为也来看姚软枝——姚软枝说她应该去看盛有为,但是盛有为知道她月份大了,怎么敢让她往外跑?索性就自己过来了。

他对姚软枝印象很好,以前是因为姚软枝的个人能力突出,知识渊博,现在则是因为在一些社会问题上和姚软枝经常有相同的见解,觉得姚软枝算是一个难得的知音。

一个忙碌的春节过完之后,姚软枝发现,自己竟然也有了一个质量不错的社会关系网。

姚软枝的肚子越来越大,看得人心惊肉跳。

袁映真亲自带着姚软枝去医院看,老大夫说是双胞胎。

老大夫仔细叮嘱袁映真,让他们一定要小心照顾孕妇,因为双胞胎比单胎给母亲身体带来的压力更大,经常会早产,生产的时候危险也比单胎高……

从那之后,袁映真的脸色一直很不好看,看着温俊海的眼神常常露出杀气。

于是袁家四合院晨练就多了一个项目:翁婿切磋。

温俊海的身手打姚学义轻轻松松,在袁映真那儿,就只有挨打的份儿。

他刚开始的时候有点懵,不知道为什么老岳父突然要揍自己,明明这段时间袁映真对他在军校的表现比较满意,跟那几个老战友吹嘘的时候,已经不仅仅吹女儿,也带上女婿了啊。

还是温春明提醒了他。

每次姚软枝挺着大到惊人的肚子在院子里慢慢散步时,袁映真看着温俊海的眼神就特别凶狠。

温俊海只能认命。

这是他该背的锅,挨着吧。

姚软枝看得无奈,这两个男人对她来说都很重要,但是有时候,又都真的有点幼稚……

因为老大夫说双胞胎早产的几率比单胎的几率高很多,从姚软枝七个月之后,所有人的心弦都绷紧了,家里东西都准备好了,医院和医生也都约好了,司机和车子也随时备着。

姚软枝肚子一疼,全部人都想冲上去把她扛上车。

但是搞了两三次,姚软枝都说不是要生了,大家头上的汗一把一把的。

袁映真更加看温俊海不顺眼,从每天早上打一顿变成了晚上还要打一顿……

直到二月初二的早上,袁映真照例在跟女婿“切磋”,温俊海早已有了经验,打不过但是躲得过,边上是温厚山、温智原和温乐田三个观众看热闹不嫌事大。

姚软枝站在屋檐下,让温好好扶着她慢慢走动,突然就发动了。

“温大哥!”姚软枝叫了一声,扶着肚子不敢动了。

温俊海得了机会,连忙从老岳丈魔爪下逃出,跑过来刚想说话,就看见姚软枝面色发白,吓得一下子抱住了她。

“去医院。”姚软枝强撑着说了一句话,整个院子静止了两秒钟,然后所有人都飞奔起来。

温俊海抱着姚软枝,温好好跑去拿收拾好的待孕包,温乐田跑去叫司机,袁映真跟在姚软枝身边,沉着脸一言不发。

直到姚软枝被送出手术室,抬起眼睛有气无力地叫了一声“爸”,袁映真的脸上才露出一丝笑容。

“满满,咱们以后不生了。”看着女儿汗湿的鬓发,没有血色的脸庞,黯淡的眼睛,袁映真心疼极了,翕张着双唇,只说出了这一句话。

战场上多少生离死别,都不如这两个小时在手术室门外揪心。

要是再来几次,袁映真觉得自己都要得心脏病。

姚软枝笑着说“好”,就睡了过去。

醒来才知道,她生了一对龙凤胎,一对姐弟。

袁映真抱着女儿不撒手,说她长得跟姚软枝小时候一模一样。

看着他的眼神,姚软枝猜他一定是回想起了当初和贺莹在一起的时光。

一个豪族地主家的大小姐,和一个道童出身的匪首红军,是怎么走到一起的,这肯定是一个充满了传奇色彩的故事。

袁映真真是没有把眼神给弟弟多少,一心关注的都是姐姐。

因为生日在二月二龙抬头,他给姐姐起了个名字叫“听雷”,说这样才有他袁大将军的气势。

温俊海说这不像个女孩的名字,在次被镇压,只能悻悻然转头,给儿子起名去了。

看得出来袁映真对女儿的喜爱,姚软枝和温俊海商量了之后,跟他说让姐姐跟他姓,弟弟跟温俊海姓。

这一次袁映真没有反对。

于是这对姐弟,一个叫袁听雷——姚软枝觉得配上这个姓,女儿以后估计也要学好功夫,谁敢嘲笑她的名字,她就揍谁——一个叫温红旗,这个名字是温俊海起的,跟袁映真的起名水平,算了,谁也别说谁了。

麦收之后,姚文昌夫妻坐火车来到京城,看望初为人母的女儿,也看看两个外孙。

夏天来了,不过四合院中央移植了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枣树,两个孩子的摇篮放在树下,旁边放着桌椅,姚文昌夫妻和姚软枝就在树下聊天。

袁映真招待了他们一会儿,非常认真地感谢了他们对姚软枝多年的疼爱。

不过姚文昌夫妻有点拘谨,他就找了个理由出门了,临走的时候还叮嘱姚文昌夫妻多住些日子。

姚文昌非常高兴,告诉姚软枝兴化县因为全县推广使用了实验农场的玉米和小麦良种,加上供销社如今提供的新式化肥,全县粮食产量大大提高。

以前兴化县全县亩产不到二百斤,土改之后达到了二百斤出头,但是这次刚刚收获的麦子,统计之后,达到了亩产四百二十六斤。

“县里说这次中央提出‘跨黄河过长江’,是从亩产二百斤到亩产五百斤,咱们第一年就已经快要达到了!”

姚文昌现在当了生产队长,对中央精神也是非常关心,这次夹沟村高级合作社的产量在兴化县是排在前面的,他也被专区和县里表扬,别看年纪大了,精神正好呢。

李氏则是对躺在摇篮里的两个小婴儿赞不绝口,怎么看怎么爱。

以前给他们做的鞋帽都寄过来了,这次李氏还给他们带了自己做的肚兜鞋袜,冬天穿的连体连脚棉裤都做了好几件。

“都是新棉花,咱家自己种的。棉布是供销社买的,细棉布下了水,揉成软的,孩子穿着舒服!”

“爹,娘,你们都辛苦了。”姚软枝心中感动,却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想来想去,只有这么一句干巴巴的话。

“傻丫头,当爹娘的不都是一个样儿?就是袁将军还不是对你好着呢?要不然谁肯把女婿一大家子都接过来照顾啊?”李氏怕姚软枝跟袁映真处不好,连忙低声跟她分说。

姚软枝看着李氏小心地把小床上的布帘拉起来,挡住孩子的眼睛,不让阳光直射,又听着姚文昌跟她讲兴化县丰收的情景,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

在这一刻,她心里一直绷紧的弦突然松了一些,心头的那块大石头也轻了不少。

重新来一次,家人都健康幸福,尽力去提高农业生产,她做了自己该做的。

只要继续努力下去,一切都会变得更好。

(全文完)

(bqgcn)•(com)(https://www.bqgcn.com/15_15399/72018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qgcn.com。笔趣阁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qg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