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王妃日日想和离 > 第四百七十三章 扶闲番外

第四百七十三章 扶闲番外

扶闲想(bqgcn)•(com), “抱歉”二字ϟ[(bqgcn.com)]ϟ『请来[笔趣阁$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bqgcn)•(com), 应该是叶非晚那个女人对他说的最多的话了。

该说的时候不说,不该说的时候,一遍一遍折磨着他的心思。

初次见面是在如意阁中,她喝醉了,同封卿闹别扭,而他受了伤,在厢房中上药,她便径自闯了进来,醉醺醺的,还“调戏”了他一番。

那一次,她没有对他道歉。

后来在京城官道上重逢,他驾马前行,马匹因她受惊,险些马失前蹄,关键时刻,他勒紧缰绳,阻了一桩祸事,她还扔了他一脸的绿油油的葱!

那一次,她也没有对他道歉。

后来皇宫再遇,知道了她的身份,知道她是靖元王妃,那个“扮猪吃老虎”的靖元王的妃,心中对她有了几分兴趣,甚至还护了她,避免被人发现她在偷看,她反倒倒打一耙,还唤他“扶闲姑娘”!

那一次,她更没有道歉。

可是后来,但凡提及半分感情,她的歉意总是那般明显。

最初,与她的确是玩玩罢了,只因她是封卿的妃子。

可是后来,看着她明明满眼落寞却偏偏刻意大笑的模样,只让人觉得刺眼,想要戳破她的表象。

她与曲烟打赌,要红玉琉璃盏。她找上了他。

可他却不甘心自己竟一次次的不受控的接近,同意给她琉璃盏,却也设计了她——明明听见了门外追杀自己的刺客,却一言未发。

然而,当她挡在他身前,替他承受了一剑时,他终究还是震住了。

从未有过护过他。

叶非晚是第一个。

可是,她要红玉琉璃盏,是为了在曲烟面前扬眉吐气,是为了在封卿面前挺直腰身。

再后来,叶长林去世了。

她一直没有哭,甚至冷静到可怕的去处理每一件事,井井有条,便是……在忙完一切,守在叶长林的灵柩前时,都没流一滴泪。

可他却是第一次知道,原来……她也会如此脆弱,如同一朵冰花,稍一碰触便会破碎。

所以,走到她跟前,告诉她:“你没有父亲了。”

她怔了怔,在他怀中哭了出来。也是在那一刻,他知道,自己终究玩火**了。

可他不是能留住她的人。

哪怕每一次她离开,都是他先找到的她。

第一次离开,是在叶父的事情处理完毕后,叶非晚离开了京城,去了烟城。

——她就是这么迷糊,想去的地方是烟阳,却偏偏去成了烟城。

就是这么凑巧,他办完事回程路上,路过烟城,遇见了她。

这是怎样的缘分啊?

他陪着她买栗子,放花灯,却在看见她连笑容都那般勉强后,告诉了她封卿在找她,告诉她封卿封了叶府。

她回京了,没有告诉他,只身回京。

第二次离开,是她找到了他,对他说:“求你帮我离开。”

如果他早知道,她所说的离开,是那样惨烈的方式,他一定不会答应的。

城门之上,她抓着封卿的手,将簪子刺入了自己的腹部,而后从城门之上一跃而下。

她从未想过他,从未想过在城门下、眼睁睁看着她坠落的他,是何等的惶恐绝望。她的眼中,只有封卿。

可他还是按照她央求的那般,抱起她瘦弱的身子,去了青山寺。

然而,她再一次不告而别了。

这一次,两年,整整两年。

他看着封卿日日煎熬,看着封卿日渐成疯,可他却连疯的身份、资格都没有!

仍旧是他率先在柳安城遇见的叶非晚。

彼时的她,选择遗忘了对封卿的爱。

他听闻后,心中是窃喜的,可是那窃喜中却又夹杂着莫大的惶恐。然而他不想让自己后悔。

——他想娶她。

奉阳城那场婚宴太过急促,可是他一切仍旧准备了最好的,他不想让人觉得,他的无盐女是个随便就能娶进门的女人。

然而……命运总是这般强大。

封卿出现了,近乎疯狂的阻挠了这场婚宴。

她望着封卿,哪怕已经遗忘了当初的爱,眼中的动容与绝望却是骗不了人的。

他怕她嫁给他后,想起了曾经对封卿的爱,他怕她会恨他。而那惧怕,在封卿到来时到达顶峰。

只是可惜……他终究没能告诉她,那天,她为他穿上嫁衣的模样,特别美,美到动人心魄,让人此生再难忘记。

可他来不及告诉她了。

他被以国师之名迎回了大陈,在大晋的那段日子,如同一场梦,只是午夜梦回,常会梦见一个女子对他说“抱歉,扶闲”。

她欠他那么多句“抱歉”,可是如今她真的说出口了,他只觉得心如刀绞,一次次痛着醒来。

他努力完成着她的夙愿:忘了她,拼命忘了她。

大陈派人马去大晋往来,本欲三名使臣前去便好,他沉默了良久,最终还是跟着前去了。

他想最后再见见她,然后便真的该忘了。

可她在大晋并不快乐,她不相信封卿的感情。

他第一次见到,那个高高在上的帝王,是如何为了一个女人低到了尘埃里,甚至央求了他。

他也看清了,哪怕叶非晚如何嘴硬,眼中的动容却是骗不了人的。

从来都牵扯她心思的人,只有一个,那个人的名字叫封卿。

为他二人解决矛盾时,扶闲一遍遍在心中嘲讽自己:扶闲,你一定是疯了。

他的确是疯了。

离开京城时,扶闲知道,此番一别,再见面,他与她,便真的再无可能了。

所以,离别前,在城门口的茶棚里,他说:“我好像还……”爱你,忘不了你。

余下的话,最终没有说完。

因为没有必要了。

只会让她徒增烦扰。

挥挥衣袖,他转身离开。

却又离开的不彻底,在听闻她与封卿要成亲时,折返了回来。

未曾现身,他只是寻了一处墙头,安静仰靠在那儿,看着她一袭嫁衣和封卿共进宗庙的模样。

很好看,好看的如天边一抹云霞。

可是……没有在奉阳城的她好看,因为那时,她险些成为他的妻子。

那是他离幸福最近的时刻。

扶闲想,那个无盐女应该是想要他的祝福的。

她既然想要,他给她。

一封书信送入宫中,又不甘心的添了一纸文牒。

以后,万一她厌了封卿,可以畅通无阻的去找他。

万一呢……

他是万万不会出现在她眼前亲自祝福她的,因为她一定会说:“抱歉。”

可其实,她不用对他说抱歉。

该说“抱歉”的人是他。

对不起,叶非晚,没能如你所愿,忘了你。

【全文完】

(bqgcn)•(com)(https://www.bqgcn.com/21_21047/909211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qgcn.com。笔趣阁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qg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