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阴阳我独尊 > 第二百八十七章 炼丹家族寒家

第二百八十七章 炼丹家族寒家

陈缺一进到别院后马上把肖平果放到了他的床上,然后取出一颗地阶的回春丹,直接的给肖平果吞服了下去。

因为现在陈缺的手中就只有这颗丹药效果还能把肖平果救醒,至于后面的伤就只能够慢慢的休养了,毕竟一种二星丹药只是地阶的情况下能够把人从重伤昏迷中救醒已经是神乎其神了。

已经把丹药让肖平果服下之后,陈缺也松了一口气,但是看着肖平果外表的伤势没有好转,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哦!对了!把地阶回春丹化成药液涂抹在身上应该也能够治好这种严重的外伤。”陈缺想了想把回春丹直接给用炼心之火化成了药液,随后直接摸在肖平果的身上,不出陈缺所料,这药效很快就见效了,不一会儿就已经伤口愈合,不过肖平果还是没有醒转过来。

陈缺不得已下用灵识查探肖平果的全身,这不看不知道,这一查看之下发现,肖平果灵魂受到了非常强烈的伤害,所以导致到肖平果灵魂内藏匿了起来,怕是要几天才能苏醒过来。

“这灵魂之伤肯定不是这么简单,这伙要对付肖平果的人竟然从灵魂上对一个炼气期修士士出手,真是欺人太甚!你们等着,得罪我陈缺的人,必会十倍百倍奉还!”

陈缺查看完了肖平果的伤势后怒极反笑,心里已经决定要对他们狠狠的报复!

陈缺也不再准备做什么去了,现在肖平果大多数是因为自己而被修士所针对了,一个伤员在家,陈缺如何还有心情修炼。

过了三天后,肖平果终于慢慢的醒转了过来,当然刚刚醒来陈缺也没有问他究竟是谁迫害他的,而是协助肖平果自身的灵力,使用凝血丹,回春丹把伤势治好了一些,起码不会气息虚弱得连话都说不出口。

“什么!寒家的人?他们竟然敢如此大胆?竟敢在乾元学院里无缘无故的打人!我要找他们去,既然他们敢无缘无故的打我的人,那我也能够无缘无故的打他们的人!”

陈缺听到肖平果醒转后的第一句话差点就炸了,竟然在乾元学院无理打人,这个出手的人就算是院长儿子都不算有理,没有理陈缺便敢办你,没商量!。

“不……

不是,是他们用了迷惑我意念的秘法,然后和我签下了竞技场的契约,而那个人是个炼丹期巅峰的修士,我当然是不敌他手,所以被他打成了重伤垂死的状态,要不是被之前我照顾过的一个顾客送了我回来,怕是回不到别院就已经死去了。”

肖平果惨笑的怒诉着寒家的嘴脸,从寒家的人上门想要购买回春丹,然后到如何迷惑住肖平果,再到怎么稀里糊涂的和寒家的人签定了竞技场契约,一一道了出来。

“好……好啊!这寒家的人真以为我们玄星摊铺只有你一位炼气期的修士,所以就敢眼红我们的利润,耍出这样的手段,嘴脸实在是丑恶之极,这一道仇如果不报之回来,别人则以为我陈缺开的玄星摊铺好欺负不成?我的人好欺负不成?”

陈缺愤怒了,本来就猜测得七七八八的套路,现在肖平果一五一十的给陈缺说了出来,陈缺不由得呵呵冷笑,也不再犹豫放着肖平果和他父亲在别院里,自己便已经走了出去。

陈缺认为虽然寒家的人打点擦边球把肖平果收拾了一顿,打压了看似只有练气七重的肖平果在易宝广场的生意,但也不敢真正的到别院区来杀人,毕竟在乾元学院里面就算是金丹期修士杀人也要考虑被执法堂直接拘捕或打杀的后果。

陈缺出了别院只是激活了吸土成甲阵,然后踏着疾风踏云靴像是飞遁一样的往着易宝广场而去!

“梅胖子!梅胖子!”陈缺虽然说非常的激怒,一听到寒家丹铺就是打得肖平果重伤的势力,马上便杀了出去,不过想了想最终还是联系了陈缺唯一一个认识乾元城里大部分势力的人,那就是梅胖子!

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陈缺既然可以透过梅胖子那里了解到寒家的家底,那肯定就要查查的,毕竟陈缺也不想到时候无知的冲进一个有着金丹期修士坐镇店铺的家族,那简直就不是砸场子了,而是去找打的了。

“怎么了?这才三天没有见面,难道说你又炼制出了一批丹药了?不对啊!我连灵药都还没有给你送去呢!”万里传音阵勾连在一起后,梅胖子疑惑不解的跟陈缺反问道。

“我想问一下你,易宝广场上的那家寒家丹铺你认识吗?你把他们的背

景给我说说,我现在要去砸他们场子!”陈缺以辟谷期后期的心性修为把激怒的心压了下去,然后平静的向着梅胖子问道。

“啊?不会吧?他们得罪你了?说来这家族也是自私自利,唯利是图,有时候就连我也忍不住要打压他们两下。”

梅胖子仿佛有些惊讶,因为在梅胖子的眼中,陈缺从没有表示自己有开过丹铺,而且不卖丹药,一般应该不会和寒家丹铺那些人对上才对。

“呵呵……他们干得好事!竟然对我手下一个卖药的练气期小修士下了重手,差点置他于死地!这口气你叫我怎么能忍得住,不把他们也撂倒几个养几年的伤都减不了我的愤怒!我现在正在前往你们卖场的路上!”

陈缺呵呵冷笑一声,也没有再跟梅胖子隐藏自己私自下卖丹药的事,一股脑儿的说了出来。

“哦!陈兄没事!你可以去干了!寒家虽然在乾元城有些门道,但是只不过是个跳梁小丑罢了?这个寒家的家族只是车池府寒家一个旁支而已,家主不过是个金丹期后期的修士而已,在我们这些大商会面前,只不过是只能欺负一下那些散修摆摊而活的修士,我早就看他们不过眼了,你什么时候到?我来帮你捧个场子!”

梅胖子也没有什么隐藏的,直接就把寒家的主体说了出来,听到陈缺要去寒家丹铺砸场子,更是兴奋的自告奋勇要跟陈缺捧场子,至于其真正的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矣!

“好!就是一个有个金丹修士撑腰的丹铺而已,竟敢打压同行打压到我头上来,真是虎口拔牙—找死!”陈缺听了梅胖子的话后也定下了心,和梅胖客气了几句就收起了万里传音阵,心里如此想着。

不一会儿,陈缺便到了易宝广场,而在地图玉简的标记下,陈缺找到了一家占地几百平方大小店铺,上面正是书写着寒家丹铺四个字。

陈缺到了门口,一声也不叽,举起拳头,一拳把寒家丹铺招牌砸成了俩半!

“寒家负责人在哪里?给我出来!我要向你们丹铺下战书!”

陈缺一直憋着怒火,这一下看到了把肖平果打成重伤的寒家丹铺,一拳轰下招牌后陈缺心中念头才通达了不少。

(https://www.bqgcn.com/27_27533/274188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qgcn.com。笔趣阁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qg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