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肖想你许久 > 第 87 章 全文完

第 87 章 全文完

第87章

还是小丫头的时候,时洛就常常黏在唐其深身边。

那会儿小孩扮家家酒都流行一个当妈妈一个当爸爸,唐其深虽说从不参与这种幼稚的把戏,可时洛每回都很自觉地担任了妈妈的角色,并把爸爸的位置悄悄留给唐其深,其他人谁都没份。

当时她成天抱着小布娃娃哄,把“这是我和其深哥哥生的宝宝(bqgcn)•(com)” 挂在嘴边,惹得一众大人们哄笑,即便害羞也没改口,当时的小丫头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孩童时期闹过的笑话,未来有一天也许会成为现实。

那天办公室里唐其深解了馋,时洛没让他弄到外面,那次之后,时洛便每每央着他不做措施,想要给他一个宝宝。

过去唐其深惦记她年纪小,不想让她早早做了母亲,总希望她能再无忧无虑地多玩几年,虽说哪怕孩子出生也无需时洛多作操心,他能安排好一切,但毕竟做人妈妈,总归是有责任的,在唐其深的念头里,时洛都还是个需要人宠的孩子,又怎么能生个小家伙。

可见她那副憧憬的样子,也心软地一一配合。

毕竟面对时洛,情到浓时,唐其深自己也没多大能耐自控把持。

然而大抵是心中的期待过于强烈,越是想要的时候却越难以实现,时洛高高兴兴推掉一堆工作,安心在家备孕了小半年,却怎么也不见动静。

过完年两个月的时候,叶荨荨偷偷摸摸来找过她,说是有结婚的打算了。

这年的叶荨荨是典型的事业爱情双丰收的优秀选手,当初她经由大学的那位追求者带入行,自己也争气,在业内渐渐崭露头角,忙碌之余,小开见缝插针穷追不舍,对她算是下足了功夫,就差没把心掏出来给她看了。

再独立自我的姑娘也渐渐变得柔软,两人打得火热,年前见了家长之后,趁着难得的年假,两人私下去旅行了一趟,路上情难自已,等到叶荨荨发现例假不来的时候,肚子里已经揣了个不知性别的小家伙。

~_~杰米哒xs63

男方知道了开心得要疯,求了好几次婚,叶荨荨终于点了头,暂时放下了女强人的远大梦想。

时洛听她说了这事,一个劲儿地伸手摸她尚未显怀的小肚皮,话语间的羡慕难掩:“你怎么就这么容易要上呢,我都备孕半年了……▿([(bqgcn.com)])『请来[笔趣_阁小说]_看最新章节_完整章节』(bqgcn)•(com)”

叶荨荨知道时洛从小便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在这事上算是遇到难题了,怀不怀得上都靠缘分,再有钱也急不得强求不得:“你才几岁啊,着什么急,我都气死了,都怪他忘戴那个,我三十岁之前的远大梦想还没实现呢,就要被小破孩子拴住。”

温雨看了眼时洛,当初她和唐其深还没在一起那一阵,时洛的状态她是清清楚楚看在眼里,这大小姐表面嚣张咋呼,可自小没吃过什么苦头,心理素质被惯得很差,她怕她想太多,忙拿自己开涮:“你都嫁人了,唐其深还对你死心塌地的,不要小孩多逍遥,小破孩子成天哭哭唧唧,烦死了,多玩几年,你看看我,连个男朋友都没有,高中毕业都多少年了,我连男人的手都还没碰过呢。”

其实这些年,温雨一直表现出和肖或亲近的状态,可两人大多数时间在国外,她很多事情都只是自己往肚子里咽,没有往外说。

~_~杰米哒xs63

叶荨荨和时洛这种总是被追被捧在手心的主,自然有些诧异:“你和肖或连手都没牵过?”

温雨佯装不在乎地勾勾嘴唇,眼里没了年少时谈起肖或的光:“他又不喜欢我这款的,牵什么手啊。”

时洛注意力很快被温雨这几句话转移,和叶荨荨对看了一眼,发现温雨状态不太对,两人都没敢再开口问。

温雨倒是看出来了,轻叹一口气,笑了笑说:“和你们俩也没什么不能讲的,其实一直都是我在倒贴他,他可烦我了,一开始是因为看在洛洛的面子上,对我还算照顾,后来实在忍不了吧,装不下去了就不怎么搭理我了。”

“刚到国外那一阵,我人生地不熟的,他已经有很多朋友了,当时他喜欢洋妞,我就努力学着洋妞们健身,练胸练屁股的。”温雨看了眼时洛,“当时不是还成天让你帮我搞几套欧美风的衣服?记得我发给你参考的照片没,其实那是当时肖或想追的姑娘,俄罗斯女孩,特漂亮吧?我就老学她打扮,可是没什么用。”

“后来学校里转了个学妹来,听说成绩特好,全额奖学金进来的,还有什么一大堆补助,但是家里条件很差,要不是因为那些奖学金和补助,她们家是没能力供她来的,那女生笑起来很温柔,学习又那么好,记得当初高中的时候肖或说的吗?哪有男生不喜欢这样的妹子,他口味一下就从俄罗斯洋妞变成了可怜悲惨却又阳光积极的灰姑娘,那阵子,他那么不爱学习的人,天天抱着本英文单词书,跑灰姑娘跟前找人教英文。”

“我学穿着学打扮,学谈吐举止,甚至读书都勤奋了,有一年我不是还和你们炫耀拿奖学金了来着?就是那年。”

“可是依然没用啊,不招他喜欢就是不招他喜欢。记得有一次学校里办酒会,那会儿他爸正好来看他,他硬着头皮顺了他爸的意思带我入场,可是后来却开着车送那个女生回家,我连手机都没带,穿着礼服打赤脚走回家的。”

“那天晚上我突然就想通了,何必呢,老娘又不差钱,花钱包养个小奶狗,也比热脸贴他冷屁股强,至少不用自己光脚吹着冷风走回家,小奶狗就是看在钱的份上,也得好好疼我。”

温雨表面释然,可是姐妹这么多年,时洛和叶荨荨都知道,她心里难受,要不然怎么嘴上说着小奶狗,可却始终还是孤身一人。

感情的事情没法勉强。

小姐妹的聚会结束之后,时洛顺路直接去了趟唐其深公司。

吃下午茶的地方离唐其深公司很近,时洛没走两步便到了公司楼下,因而上楼的时候没顾上提前和他打招呼,直接往总裁办公室走。

~_~杰米哒xs63

唐其深在开会。

助理说:“唐总今天开了五个小时的会,从早上一直到现在,中午其他人都有一小时的休息时间,唐总是没有的,他总说早点把事情处理完,能早点回家陪您。”

时洛站在会议室的玻璃窗外往里看,唐其深面无表情地盯着电脑屏幕,时不时地开口提点两句。

工作中的他,比起平日里在家时候的样子严肃了不少,看得出来也比较疲惫。

唐其深太厉害也不是铁人,可他从来不会把工作时候的状态带回家里,面对时洛的时候,总是拿出最足的耐心和温柔。

时洛心中难免发酸,觉得前些日子因为一直怀不上宝宝的事冲他发小脾气的自己实在无理取闹。

她定定地看了一会儿,助理礼貌地说:“太太,我进去知会唐总一声。”

时洛轻摇了摇头,优雅得体地笑了笑:“不用,我去办公室等一会儿就好了。”

唐其深不知道时洛在等他,因而会议继续进行了很久。

时洛难得等人,却莫名耐心。

以往来公司找唐其深,她总是进门便缠着他撒娇玩闹,偶尔会被压着玩一玩办公室play,可非要说起来,唐其深这办公室她都没真正仔细看过一回。

闲来无事,时洛在唐其深办公室里慢悠悠地转了几圈,几面墙的书柜里除了晦涩难懂的外文书籍之外,全是时洛平时跟着他去世界各地玩时拍的照片,可爱的妩媚的温柔的搞怪的,各色风格的照片填满了他这个清冷没有生气的办公室。

最后她又懒懒地坐到他的老板椅上,办公桌上也摆放了不少她的照片,还有许多她钱多得没处花,胡乱买的一堆玩具摆件,很多时候她一时兴起,玩过就丢,唐其深都细心地替她一一归置,属于她的东西,他都保存得很好。

整个办公室里充斥着她这个女主人的气息。

比起温雨,时洛觉得自己已经很幸运了,还好有唐其深。

唐其深进门时,时洛正坐在老板椅里抱着那本电子相册看,唐其深很少拍照,但这本相册里是收录了两人仅有的那么多合照。

大多数照片都是时洛强拉着唐其深拍的,他表情虽不自然,可总是宠溺地配合,时洛看得津津有味,没注意到男人进来。

她身子娇小,在自己丈夫的地盘又比较放松没顾虑,随意脱了鞋子,整个人窝在宽大的皮质沙发椅里,椅背对着办公室的门,整个人被挡得严严实实。

不过仅有的一点小动静也没有逃过唐其深的注意。

男人扬扬眉,心下知道,有胆子跑来他办公室里造作的,也就是时洛一个。

知道是她来了,唐其深习惯性地敛起在会议室里的严肃,语气温和:“过来了怎么不让助理进来说一声。”

“你要工作嘛。”少女嗓音软软的。

唐其深几步走到办公桌旁,俯首抬起她下巴:“什么时候这么有觉悟了?”

时洛娇气地瞪了他一眼。

唐其深轻笑:“在看什么?”

“照片啊,你的照片好少,都不笑。”时洛说着,边直接从座椅上站了起来。

唐其深担心她站不稳,忙伸手扶着。

时洛索性直接转移阵地,跳到他怀里。

唐其深稳稳当当地将她接住,她弯着眼,又接着刚才的话:“可是还是好帅啊,老公,你怎么这么好看。”

突如其来的献殷勤,唐其深多少有些不适应,可仍旧很受用,尤其是那声软软糯糯的“老公”,一下把他五六个小时会议攒下来的疲倦都一扫而空。

然而男人还是笑得有些坏:“缺零花钱了?又看上什么喜欢的了?”

时洛攥着小拳头轻轻砸了一下他胸口,娇嗔地哼了声。

唐其深低低地笑,也是,时洛哪有机会缺钱。

时洛见他这副温柔的样子,鼻尖都有些发酸,两只手仍旧嚣张地捏住唐其深的耳朵,话音却柔和体贴:“老公辛苦啦。”

不论是辛苦工作,还是辛苦哄她惯她应付她没来由的小脾气。

“今天怎么这么懂事?”

时洛没回他,倒是主动地捧着他的脸亲了好几下。

这种主动唐其深当然不会拒绝,甚至还意犹未尽地说:“再来几下?”

时洛听话地又啃了很久。

唐其深手头上还有点事没处理完,时洛不吵不闹安安静静地陪着一直做到结束。

晚上吃过饭,时洛难得没嚷着要生宝宝,而是体贴地让他早点睡觉休息。

唐其深到最后也没弄明白,怎么媳妇乖巧了一天,到最后却把他那点小福利给没收干净了。

隔天时洛悄悄设了闹钟,破天荒起得比唐其深还早,随后一头扎进厨房,折腾了一个多钟头,弄出点清粥和炒鸡蛋。

唐其深很给面子,两盘难以下咽的东西被他一扫而空。

临走前,时洛还垫着脚尖给他重新打了遍领带。

唐其深垂眸睨着她稍显笨拙的动作,心里痒痒的,也不去看领带打得好不好,大手便下意识地扣住她后脑勺吻了吻。

一吻方修,时洛微喘着气,仰头看着他说:“我这周回宁水湾和妈妈住一阵。”

唐其深显然没想到她突然会有这个打算,以为她只是想梁淑仪了,于是说:“我最近有些忙,等忙完这一阵,咱们搬回去住半个月?”

时洛知道他最近忙得厉害,她只是不想在他忙的时候给他添乱。

早上做饭菜的时候她才突然想明白,她这种笨手笨脚脾气又不好的,不在他身边给他添乱要他哄要他陪自己生宝宝,就已经是最大的体贴了。

时洛最终还是一个人回了宁水湾。

梁淑仪见她回来,宝贝得不行,顿顿满汉全席地喂着,恨不得把她喂胖两圈再给唐其深送回去。

不习惯的反倒是唐其深。

忙碌了一天回到家,家里那个吵吵闹闹的娇小姐不在了,他连哄人的机会都没有,明明时间多了,也没人给他添乱折腾他了,可他就是浑身不舒服。

好几回习惯性地替时洛挤好牙膏,准备叫她起床的时候才想起,这丫头回宁水湾去了,根本不在家里。

时洛走的第三天,唐其深忍不住直接从公司开车回了宁水湾。

在家里吃了个饭,打算顺理成章地把老婆接走,时洛却说还想再住几天,让他先行回去。

她想回去和梁淑仪住,唐其深也不能不许,然而空荡荡的家里没有她,他真的忍不了。

后来索性吃睡都在公司,靠加班来填充想她的时间。

就连唐其深自己都没有想到,明明平时都是他像带女儿般照顾她,可一旦分开了,首先活不下去的还是他。

公司里的人隐隐都察觉到了总裁这几日状态不对劲。

加上时洛又好几天没来过公司,私底下不少人都在议论是不是婚变。

也就助理知道一点小道消息说:“太太回娘家了。”

婆家娘家分不清,总归原因就是总裁夫人不在身边,相思成疾。

一群传婚变的默默自掌嘴,有颜有钱还专情,酸都酸不过来。

唐其深第一次捉摸不透时洛想干什么,可他知道自己想她,她再不回来,他怕是得抛下公司陪她回去住了。

于是第五天的晚上,唐其深躺在私人诊所的病床上懒洋洋地吊了点葡萄糖,给时洛打了个电话。

“嗯,有点发烧,温度也不算高,四十多度吧。”唐其深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也能说出这种鬼话。

好在时洛这个衣来伸手的娇小姐没什么常识,不知道四十多度早就能升天了,只知道心疼唐其深,赶忙从宁水湾回来了。

以往都是唐其深照顾她,少女坐在病床前,第一次担起了照顾人的责任。

温柔地端茶递水陪聊天,说话声音都是轻轻柔柔,又软又乖。

唐其深强忍住笑意,装出一副仍旧虚弱的样子。

“为什么回去那么久?我很想你。”男人嗓音微哑。

时洛听得有些心疼:“你工作那么忙,还要抽时间照顾我,我就只会添乱……”

唐其深眼眸深邃,低笑着自嘲:“你不知道,没有你所谓的添乱啊,我这日子过得才真叫一个乱。”

时洛抬眼看了看他:“我也好想你喔,好几次都想回家来。”

唐其深伸手揉了揉她软软的海藻头发:“傻瓜。”

隔天早晨时洛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占据了唐其深病床三分之二的位置。

她睡相不好,半个身子都挂在唐其深身上。

明明睡前她还一本正经地坐在旁边看护的小沙发里,怎么一夜过去,居然爬病床上睡了,甚至睡得比需要照顾的“病人”还熟还久。

她坐起身的时候,唐其深正悠闲地拿着份报纸看。

被窝暖烘烘,身边有是自己的丈夫,时洛索性就这么厚着脸皮继续赖着,往他身旁又挪了挪,偎在他身侧。

唐其深靠近她的那边手习惯性地将小女人揽进怀里,无声却温馨。

片刻后,男人的视线在报纸的日期上停留了一眼,下意识地问了句:“你这个月的事来了没?”

时洛也没太在意,唐其深对她这事比她自己还上心,她也不觉得他问起有什么奇怪:“没有呀。”

等话音落了,她才猛地坐起身来:“好、好像迟了快一个月了……!”

私人诊所的效率很高,时洛又是个重点保护对象,因而从检查到出结果,不过过去十来分钟。

看到孕检结果的那一瞬间,时洛觉得眼眶都有些发酸:“其深哥哥……”

“嗯。”

“你好像要做爸爸了?”

“嗯,你要做妈妈了,小姑娘。”

时洛怀着孩子的那几个月,被肚子里的小崽子折腾得够呛,她严重怀疑自己怀了个举世无双的作精,白天让她困得要死,夜里却开始踢肚皮,在羊水里嗨了。

唐其深推了几个月的工作,专门在家陪她。

时洛时不时地冲他念叨:“这孩子白天不醒晚上不睡的!也不知道随了谁!”

男人扬扬眉,唇角勾勾,心中早有答案,只是没敢说出来气她。

“她生出来之后要是晚上还不睡觉,一拳打晕,不惯她!”

唐其深低低地笑,应声道:“好。”

小宝贝出生那天,梁淑仪买了几百条横幅挂满宁水湾,恨不得昭告全天下,她有小孙女了。

“是个小姑娘!像洛洛,一看就是美人胚子,还好不像其深,其深小时候连个笑脸都没有,要不是妈妈心地善良,早被丢后山去了。”

唐其深也不反驳,只是守在时洛身边寸步不离地悉心照顾。

时洛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不过到底刚刚生过孩子,心情再好,身子也比较虚,嗓音也是弱弱的:“其深哥哥,女儿叫什么名字?”

“你说了算。”唐其深这会儿就只关心她还疼不疼,饿不饿,其余的暂时没心情去想。

时洛低头瞧了眼怀中喝奶的小家伙,笑得温柔:“那就叫岁岁吧,岁岁平安。”

唐其深点点头,又轻笑:“不是要一拳打晕?”

时洛娇嗔着瞪了他一眼。

温雨在边上看着都要吐了。

小家伙喝了几口奶,砸吧砸吧嘴,睁着大眼睛好奇地环顾四周,刚想继续喝,就被唐其深一把抱走。

他担心时洛累着,不让喂太久,喝奶粉也是一样的。

唐其深摸了摸时洛脸蛋,抱着女儿去喝奶粉。

温雨走到她床头坐下,时洛看了眼门外守着的肖或,饶有兴致地问:“什么情况啊?他怎么又和你一起来了?”

温雨脸上表情有些不自在,可看得出来,心情是好的:“谁知道他发什么神经,非要跟来。”

时洛和叶荨荨脸上都藏着暧昧的笑:“哎,我可听说,之前你的相亲都被他给弄没了?”

“还说呢,我爸差点被他气死。”这话算是没有否认。

时洛:“他在追你啊?”

温雨懒懒地白了门口那王八蛋一眼:“排队吧,毕竟抢着和我相亲的人也不少呢,一时半会儿轮不上他。”

**

唐岁岁不愧是时洛的女儿,从样貌到脾气都和她如出一辙。

才屁大点的时候,就开始懂得臭美。

会走路了,就开始偷偷穿妈妈的漂亮高跟鞋,趁妈妈被爸爸抱走不知道干什么的时候,自己叠了好几个凳子爬到时洛的梳妆台上,口红眼影涂得满脸都是。

偶尔跟着时洛去唐其深公司玩,还懂得在口袋里揣上一些芭比粉指甲油,秘书室里的那一群阿姨们会帮她涂指甲油,小岁岁每回去,都把指甲涂得花枝招展,而后举着爪子跑到唐其深面前要他夸漂亮。

时洛也不大约束她,反正家里这些东西多得要命,经得起糟蹋。

更大一点,会懂得用比较长的句子来表达自己的时候,就会时不时地照照镜子,而后拉着爸爸问:“为什么其他小女孩的头发都是直直的,小宝贝的就是这样卷卷的?”

唐其深抱起女儿走到主卧,对着床头那副巨大的结婚照,指着问岁岁:“那个是谁?”

“妈妈!”小孩子笑点很低,看到熟悉的人就喜欢笑,“妈妈,小宝贝的妈妈,漂亮妈妈,岁岁爱妈妈。”

不得不说,这小丫头的狗腿子性子也从时洛那得到了真传,以前时洛每回央着唐其深讨好处或善后的时候,总是嘴上抹油,很会说好听话。

唐其深听着低低地笑。

“岁岁看妈妈的头发好不好看?”

小丫头操着小奶音:“好看,妈妈最好看……”

唐其深又说:“妈妈的头发也是卷卷的,岁岁是爸爸妈妈生的小宝贝,头发也像妈妈一样卷卷的,很漂亮。”

小丫头觉得爸爸说得很有道理,抖着腿要爸爸抱她去镜子前再好好照一照,自我欣赏一番。

然而惹祸精生的小丫头,自然安分不到哪去。

小岁岁上幼儿园的第二个月,时洛第八次被班主任叫了家长。

饶是再疼爱女儿,她也终究是那个被宠坏的小公主,脾气本就不大好,去完学校回来之后,终于炸了一回。

揪着小岁岁在客厅罚站。

小丫头第一次见妈妈生气,吓得直哭。

唐其深回家的时候,小岁岁已经哭过两轮了,其实时洛也没怎么说她,只是她平时被惯得不像样了,又遗传了妈妈的矫情劲儿,哭起来就没完没了。

小家伙见爸爸回来了,赶忙迈着小短腿迎上去,一边跑一边委屈,委屈地又哭了一顿,鼻涕泡都吹了好几个。

唐其深忍俊不禁,动作轻柔地拿纸巾替女儿擦干净。

“怎么了?”

小岁岁撅着嘴,委屈的样子简直像是照着时洛刻出来的,见妈妈还在边上,没敢说话,只低低地垂着脑袋,一个劲儿往爸爸怀里钻。

时洛哼了一声:“都是你惯的,现在无法无天了,今天又被叫家长了,全幼儿园!她校服裙最短!小屁|股|蛋都快漏出来了!”

小岁岁知道是自己没理,一声不敢吭。

唐其深忍着笑,柔声问女儿:“谁帮你把裙子剪了?”

小岁岁犹犹豫豫半天,才小心翼翼说:“奶奶……”

唐其深这回实在没忍住,低低地笑出了声。

时洛瞪了他一眼:“你还笑!”

唐其深把女儿放下,让她赶紧回房间,小家伙听到爸爸这么吩咐,立刻迈着小短腿哼哧哼哧爬到楼上卧室里躲了起来。

时洛没好气地说:“都是你惯的!”

“嗯,我惯的。”

“惯坏了怎么办?”

唐其深走近她,将人一把拉到怀里安抚:“惯不坏的。”他怀里这个,他惯得更狠,不也还是这么招人疼。

男人凑到她耳边:“我记得某个小姑娘以前也和女儿一样,全校,她的校服裙最短。”

“被我抓过好多回,哪次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过的?”

时洛脸颊红了红,仰头瞪他。

“你那时候还不是不准我穿……”

唐其深凑到她唇边,吻了吻才低低道:“嗯,当时没说明白,那么短的裙子,只能穿给我看。”作者有话要说:全文完结了,感谢陪伴,我们有缘下一本再见!

专栏里的预收文求个收藏,下次开文就能第一时间知道啦。

(bqgcn)•(com)(https://www.bqgcn.com/3_3107/16049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qgcn.com。笔趣阁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qg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