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9 章 番外

第109章

北海道的冬天很冷,却是适合滑雪的好地方。

滑雪场, 白雪皑皑, 连绵不断。

林沅实在怕冷的很,把自己滚成了一颗蓬蓬的球,走起路来总像企鹅似的晃悠着。

秦冕还是没改掉嘴碎的毛病,穿着件V领薄毛衣,外套一件十分显气质和身材的黑色风衣,像浑身没骨头似的懒懒散散地倚在柱子上,打量着林沅嘲笑他:“小朋友,你这样穿一点儿美感都没有,就跟个煮膨胀的汤圆似的,审美太差了。”~_~杰米哒xs63

林沅扒拉了几下厚厚的围巾,看向他裸露在空气中的锁骨,不敢苟同道:“你会感冒的。”

“不会,我身体好……阿嚏。”秦冕还没说完话,当场自打脸。

林沅搓搓戴着羊绒手套的指尖,歪头往他身后望了望,颇有深意地说:“我觉得你应该马上就会和我一样了。”

秦冕嘴巴上说着不冷,实际上鼻头都冻红了,却还依旧风度翩翩地嘴硬道:“我才不会穿羽绒……唔……”

一件大且宽松的羽绒服从天而降,将他连人带头一起罩了进去。

而且,颜色还是秦冕讨厌的暗红色。

楚子阔没管他的挣扎和抵抗,强行帮他把手臂塞进袖子里,像打包礼物似的,不容反抗地扣上拉链。

再给他裹上围巾,戴上帽子。

几分钟后,刚还嘲笑林沅时尚的秦冕,也变成了一只和他差不多的企鹅。

“楚子阔,你给我脱了!我不穿,你这衣服丑爆了!”秦冕暴跳如雷,低吼着威胁出声。

奈何衣服太厚,导致他姿势笨拙,根本抓不住楚子阔的胳膊,反倒是把自己气得不轻,还折腾出一身汗。

秦冕怒吼的声音还挺大,吸引了不少路过的人群。

好歹是社会上有名有姓的人物,他怕遇见熟人,见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越来越多,便不情不愿地默默噤了声。

丢人。

跟秦冕在一起时间长了,楚子阔练就了一身哄人的好技能,俯身和他耳语了几句,很快就把人哄好了。

林沅站的比较近,哪怕楚子阔的声音已经压得很低了,他还是断断续续地听见了几个字眼。

大概就是:如果感冒了,今晚就不能在阳台上做了。

林沅听得脸颊发热,有种窥探了别人房中事的羞耻感,转身离开撒狗粮的源头,小跑着去寻炎霆了。

他到的时候,炎霆还在用餐。

靠近餐厅入口处,有三三两两的女性聚集在一起,小声地讨论着关于那位举止矜贵的先生。

“他的手表是江诗丹顿今年全球限量的最新款,起码七位数。”

“左手无名指上戴着戒指,应该已婚了吧。”

“但他从刚才到现在都是一个人,可能没带老婆来,会不会是独自出来享受假期的?”

“已婚,当第三者是卑劣的。”

“我不管,我要试试。”

林沅从旁边路过时,恰好听见最后几句,把微凉的脸颊往羊绒围巾里埋了埋,加快脚步,抢在那个说试试的女人面前坐在了炎霆对面的椅子上。

“爸爸,你快点儿吃,吃完带我去滑雪。”热汽从他湿润的唇瓣间扑出来,消融在空气里。林沅的声线软软的,明显是在撒娇。

他刚说完,由远及近的高跟鞋声音戛然而止,转而又疾步远去。

林沅抿着唇角,圆溜溜的杏眼弯出一抹胜利的弧度,白皙如脂玉的脸颊透出几分绯色,眼睛里像坠落了漫天星海,闪烁着细碎的光亮,漂亮极了。

炎霆也没揭穿小孩儿占有欲作祟的小计谋,切了块儿浸饱汁水的牛排递到他嘴边,“你不好好吃饭,就不能滑雪。”

刚才已经吃了不少东西,听见这话,林沅不情不愿地张开嘴巴吞掉牛排,边咀嚼边囫囵道:“照你这种吃饭速度,吃完午饭就得吃晚饭了。”

林沅刚吐槽完,突然又有高跟鞋踩在地板的声音不断靠近,他想也没想地继续道:“爸爸,老实说,你把我捡回家的时候,是不是就想过要睡我了?”

哐当——

茶杯撞在桌面的声响猝不及防响起。

林沅偏头,看见刚才那位想要猎艳的女性,正以一个奇怪的姿势立在侧后方的桌边,冲他露出尴尬的笑容,“不好意思,地太滑,摔了一下,吵到你们了吧。”

“没事呀。”林沅歪着脑袋,露出右脸颊的梨涡,可爱地冲女性眨了下眼睛,“我和我爸爸都不会介意的。”

撞破秘辛的女人扯起嘴角点点头,又说了句抱歉后,快步转身走了。

这次,大概应该不会再返回来了。

毕竟,爸爸和儿子搞到一张床上的事,可不是普通人能接受的。

林沅收回视线,狡黠地眯起眼睛,像是玩梗玩儿上瘾了似的,一口一个爸爸,喊得不亦乐乎。

“爸爸,滑雪还挺好玩儿的,我们明年也来一次吧?”

“爸爸,秦叔叔和他的小男友打算在酒店的阳台上做一次,我们要不要也试试呀?”

“爸爸,其实我还挺想在雪地里也来一次的,但是太冷了,冻屁股。”

“爸爸……”

炎霆优雅矜贵的吃着牛排,表面不为所动,实际上把他说的地方已经全部想象了一遍。

雪地里肯定是不行的,伤身体。

阳台可以,地毯也可以,还有卫生间的双人浴缸,都可以来一遍。

本来林沅只是随便说说的,可没想到祸从口出。第二天,太阳都已经晒屁股了,他才扶着酸软的腰从床上爬起来。

吃饱喝足的男人也不知道去哪儿了,房间里没有。

林沅一瘸一拐地往外面的小客厅走,路过角落里放着的那按摩椅时,脸色迅速染了红。

昨晚他和炎霆在这上面……

林沅决定回家后,也要买一张按摩椅,还要再把杂物间里落灰的甩脂机也利用起来。

他揉揉自己咕咕叫的肚子,抓起厚实的羽绒服裹上,打着哈欠伸着懒腰往外走。

一开门,与秦冕在走廊上狭路相逢。

秦冕今天穿着的是他平时最讨厌的羽绒服,连里面的羽绒服也从V领变成了高领。

林沅和他站在各自的房间门口相互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从对方眼中捕捉到了同情。

沉默片刻后,林沅理了理遮住脖子上吻痕的围巾,轻声问道:“你今天还去滑雪吗?”

秦冕两股颤颤,站都站不稳,毫不犹豫地摇头,“不去了。”

林沅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生无可恋地靠在墙壁上,翻着白眼抱怨道:“再这样下去会死的,我明年再也不出来度假了。”

事先说好的是玩儿雪,可最终都变成了玩儿他。

秦冕深有感触,揉着鼻子点点头,深思熟虑后提议道:“要不,我们跑吧?”

“行。”林沅果断同意。

两人一拍即合。

如果是林沅一个人跑路,可能跑不出北海道就被逮回去了。

但再加上秦冕这位钱财、智慧和人脉兼备的军师,可谓事半功倍。

等炎霆和楚子阔分别发现两人不在房间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彼时,林沅和秦冕已经顺利坐上了去拉斯维加斯的私人飞机。~_~杰米哒xs63

林沅趴在窗户上,欣赏着不断掠过的云层,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清秀的脸庞瞬间明艳起来,想象着炎霆在酒店里阴沉着脸色寻人的模样,愉悦地想要笑出声。

他之前几次的跑路,失败的太快了。

这次,成功的几率很高啊。

一饮而尽杯子里的红酒,秦冕起身过去拍了下他的后脑勺,评价道:“我终于知道炎霆为什么那么容易就把你骗到手了,因为你傻。”

林沅转过身,意味深长的指了指秦冕满脖子的吻痕,咕哝道:“其实,你也不聪明。”

两人互瞪几秒,同时嘁了一声。

都不服气。

私人飞机降落在拉斯维加斯的机场,林沅一下飞机就跑没影儿了。

秦冕一个人骂骂咧咧地往外走,心说怪不得和炎霆是一家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表面看起来单纯,实际上小心思多得很。

林沅利用了秦冕,而且刚过河就把桥给拆了。

~_~杰米哒xs63

秦冕被骗惨了。

更惨的是,他刚到机场出口,远远地就看见了炎霆那张布满黑云的脸。

心里骤然大惊,秦冕转身就跑。

刚迈出一步,撞进坚硬的胸膛里。

秦冕还没来得及揉自己惨烈的鼻子,楚子阔明显生气的声音从头顶响起,“还想跑到那儿去?”

他妈的。

活了半辈子,秦冕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惨过。

他磨了磨后槽牙,抬头,刚准备气势汹汹地怒吼:“老子就跑。”

嘴巴一张,看见楚子阔红着眼眶的困兽模样,秦冕瞬间失了声,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楚子阔伸出手轻抚着他俊美的脸庞,声音暗哑且委屈,“你不要我了?”

秦冕登时就心软了,恨不得把楚子阔拖进酒店房间办了。

是他把楚子阔拖进酒店房间,然后楚子阔把他办了。

有这么好的小男朋友,器大活好且精神旺盛,还跑个屁!

秦冕一脸严肃地勾勾手指。

楚子阔红着眼睛低下头。

秦冕懒得去管周围的人来人往,凑过去在他嘴角亲了一口,“不跑了,走,回家。”

机场大厅二楼,林沅靠在栏杆上目视着他们俩在大庭广众下亲亲我我,轻啧了几声,心说爱情真可怕,以前秦总可不这样的。

林沅腹诽着,手指敲敲栏杆,看的津津有味儿,听见身后有脚步声临近,他眼底坠落的星光更加璀璨了。

他没有回头,语调轻快道:“你比我预想中的时间来迟了十分钟,就不怕我真的跑掉了?”

“跑不掉。”炎霆从身后将林沅拥入怀里,温柔的亲吻落在他的头顶,周围的喧闹在这一刻仿佛静止了,整个空间里,只剩下炎霆温柔的低喃:“宝贝儿不会舍得丢下我一个人。”

“炎先生,恭喜你,猜对了。”林沅转过身去,勾住炎霆的脖子,笑嘻嘻地吻上他的嘴角。

耳鬓厮磨间,有人贴着湿润的唇瓣小声呢喃:“老公我们回家吧。”

“好,带宝贝回家。”

【完】作者有话要说:*罒▽罒*这本文到此就完结啦,感谢小可爱们的一路支持呀,爱你们哟!

新书明天会开始连载,也是一本超级甜甜甜的文。文案可能会改,但核心梗不变,希望我能把心里的故事写出来。

喜欢的小可爱们可以去点个收藏哟,咱们明晚新书见吖!

让我们一起祝福沅崽和炎总,还有秦少和楚学长,在他们的世界里永远幸福下去吧。

本章留评有小红包哟~

感谢在2020-02-1323:12:33~2020-02-1423:00: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q、三三得九5瓶;馨星星星星星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https://www.bqgcn.com/3_3326/17165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qgcn.com。笔趣阁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qg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