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娇媚 > 第七十五章

第七十五章

第75章

皇上病危,说什么都要回京城了。

玉桃走之前先转头看了韩重淮放在桌上的画像。

韩重淮这几日没事就在画她,她已经好奇了许久他画的她是什么样子。

要是她原本的样子,那他就是脱裤子放屁,装模作样盯着她看照着画;要是她易容后的样子,那就是口味重,喜欢看她的丑模样。

目光触到了画纸,玉桃一时间觉得她两种想法都不对。

画像上面没涂肤色,只画了她的五官轮廓,虽然眼角眉梢按着她易容的改动画上,脸上也加了斑点,但看着却不丑,反而有种说不出的舒服。

怎么会就不丑呢?

玉桃盯着画像还在不解,就见骨节分明的手指捏住了画纸,然后把画纸小心卷好,珍之又珍地放进了怀中。

顺着手指,玉桃的视线停留在了韩重淮的胸前。

她好像知道为什么画像不丑了,因为在作画人的眼里,他画的是他眼中的宝贝,画像有他投入情感,这般画像怎么可能丑的起来。

可能是因为把一切想的都太矫情,玉桃自己把自己给油腻住了,一直收拾好东西上了船她都没开口说话。

韩重淮察觉到她的晃神:“没事,很快事情就会全部解决。”

“哦。”

“庆平公主不会再敢动你。”

玉桃眯眼,忍不住怼他:“你觉得我会怕庆平公主,对我来说她是我的恩人。”

眯眼这个动作,韩重淮做起来明显更有味道。

狭长的凤眼挑起,那种看透世间,似笑非笑的眼神,让人平白就在他面前矮了半截。

“我找到你,是因为她为了睡我,派人打算把你斩草除根。”哪怕知道玉桃不乐意待在他的身边,但是听到她直接一切挑明,韩重淮还是觉得心头发闷。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情绪就被她所牵动。

“她派人想把我斩草除根,那一定是因为你提高了她能睡到你的难度。”

玉桃杏眼清亮,要绕逻辑,韩重淮怎么可能绕得过她。

韩重淮手一抬握住了玉桃的脖子。

脖子被握住,玉桃自己都没察觉,她的眼睛比平日更水光潋滟,天然透露出一种让人无法拒绝的可怜。

这些日子她跟韩重淮相处算是和谐,要是今日她刚反抗,就获得韩重淮不耐烦掐脖子,那也算是成绩斐然了。

想着,本来没用力的手,指腹开始揉摸起她的脖颈。

暧昧的感觉充斥周围,玉桃微怔,差点没躲过韩重淮要落下的吻。

唇落了空,韩重淮便不执着吻玉桃的唇,而是头埋在她脖颈,恋恋不舍地啃了一口。

“等我回来。”

见韩重淮站起,玉桃捂着脖子:“我不要去京城。”

韩重淮已经快走出了船舱,听到玉桃的话,回头道:“你乖个几日,我送你宅子。”

咦?

玉桃眼睛发亮,韩重淮总算是摸对她的脉搏了。

看着韩重淮的背影消失,玉桃坐着想了半天该要哪里的宅子,想着想着突然觉着不对。

扫视了一圈,只看到了站在一旁的陈虎。

两人大眼瞪小眼:“他人呢?”

船都开走了,韩重淮不可能是回岸上,刚刚他出船舱,她还以为他是出去上茅房,谁知道他到现在都没回来,比起便秘更像是人已经溜了。

“夫人,大人吩咐属下先把夫人送回京城,夫人在京城至多等待半天,大人就会回来跟夫人汇合。”

“听意思他不是直接去京城?”

她本来以为韩重淮觉着带她赶路慢,所以提前跑了,听陈虎的意思,他反而是去了别的地方,要比她晚到京城。

“大人有事要办。”

说完之后,陈虎想起了主子的吩咐,继续道,“大人吩咐夫人要是想知道他去哪里,要办什么事,属下会对夫人直言。”

“我知道这些事有什么用。”

听到玉桃的话,陈虎松了一口气,有些隐秘主子觉得跟玉桃说无碍,但他却觉得害怕,虽然是在水上,又有侍卫巡逻,但还是怕被不该听的人听到,泄露了主子的计划。

只是陈虎刚松完一口气,就见玉桃歪着脑袋瞧他,“所以他是办什么事了?”

“夫人刚刚不是……”

“我知道这些事是没用,但人生在世不就是不停知道很多没用的事,然后打发时间。”

她每日除却开店门,就是往杨娘的酒楼跑,不就是听别人说些家长里短,这些家长里短对她来说难不成就是什么有用的事?

见玉桃把绝密的事当做拿来打发时间的趣闻,陈虎敢怒不敢言,让亲信重新检查了一次船舱才道:“大人去调兵了。”

“调兵?”

“若是陛下有个万一,不管储君定下是谁,京城都会大乱一场。”

现在争夺皇位的有三股势力,一是在幽州扎根,手上精兵强将颇多的福王,二是受文官推崇,名声似先太子般的建王,而岐王身后则是有几个老牌世家为他撑腰。

按着喜爱程度来说,世人都说陛下打算立岐王为储君。

但市面上传的越厉害,说明越有问题,岐王大多是个炮灰。

当然也有可能让他捡了漏子,那些世家也不是傻子,总是觉着有可能才在他后头站着。

“所以呢,韩重淮调兵是为了什么,他也有心争一争?”

玉桃说完,就看陈虎的小眼睛瞪得跟受了惊的牛眼差不离,一副想捂住她嘴又不敢捂的样子。

“夫人妄言,这话可不能让旁人听到,大人调兵只是为了维护京都平安,这是太子殿下曾对你大人下达的命令。”

“调兵是维护平安,还是为了帮福……”

玉桃说到一半突然卡了壳,不解地看着陈虎,“大人不打算帮福王吗?”

陈虎比玉桃更不解,道:“大人为何要帮福王?大人跟福王有仇。”

“有仇?”在搞不清楚事情真相,且不想透露自己掌握的信息时候,只需要抓住对方话里的关键字,顺着问下去。

“大人腿出问题那一阵,经常会有人派探子接近主子,或是有刺客刺杀大人,这些人基本上都是福王那边派来。”

虽然最后查明,刺客都跟福王无关,但是主子说要把事情都算在福王头上。

既是这样主子又怎么可能帮福王。

“这样哦……”

玉桃拉长了声响,她搞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韩重淮大大方方地跟她提起几次他的身世,就像是提及一件小事一样,但是却没把这件小事告诉其他人,包括他的心腹。

他是不是对她有什么误解,比如觉得她口风很紧之类的。

她一个上一刻跟这个人闲聊,下一刻跟另外的人闲聊,就能上一刻聊的事当话题的人,韩重淮对她的误解也太深了吧。

“所以说韩重淮不会只效忠陛下,不会帮任何一个王爷。”

陈虎点头。肯定地道:“大人是忠臣,夫人往后莫要提起那些‘玩笑话’。”

陈虎明显是寻了半天词汇,才找到一个不重的词来形容玉桃刚刚不忠不义的话。

玉桃耸了耸肩,这就是双方信息不对等造成的无解。

她知道韩重淮是福王的孩子,是皇室子孙,且韩重淮又跟福王世子有仇,所以就觉得他可以争夺皇位,但是陈虎的信息还停留在韩重淮是国公府少爷。

这样的差别,思想怎么可能碰撞到一块。

不过话说回来,韩重淮到底是怎么想的,他是要去拼天下,还是要当一个忠臣,他到底是答应了太子什么?

*

船在两日后靠岸,本来看着陈虎他们神经紧绷,玉桃还以为韩重淮把她扔到船上是故布疑阵,想让她吸引其他人的注意力。

但一路下来风平浪静,她发现那些侍卫不敢看自己,琢磨着这些人恐怕是知道费祎的事,觉得她是狐狸精转世,紧绷着神经怕被她勾引。

幸好终于上了岸,不然他们胆颤心惊的状态,不给他们一段艳情,都对不起他们的自信。

韩府跟玉桃走时没什么差别,甚至她住的地方,感觉还跟她走时一样。

她摸着温热的青花茶壶,茶盖一掀,清香四溢。

这茶是她被打晕之前喝得那款茶叶。

扫视了一圈,亏得她记忆不错,所以能肯定她走时是什么样,回来还是什么样子。

“这茶是谁吩咐的?”

虽然心里有了想法,但又觉得韩重淮不至于细腻到这种程度。

玉桃的问题,陈虎并未深思:“应该是下人机灵,知道夫人此刻到府,提前上了茶。”

“应该是。”

玉桃没有深究,抿了口茶,茶味如故,但是多了一丝蜜糖味。

韩重淮若是讨好起人来,还真是挺会讨好的,他是不是觉得她这屋里受了惊吓,既想让一切如故,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但又怕她不安,就往水里加了糖,有意安抚她。

喝了半杯茶,玉桃只觉得自己厉害,韩重淮这拐来绕去的心思,她竟然读出来了。

要是换做别的没跟韩重淮相处过的女人,恐怕还要疑惑茶叶是不是变味。

陈虎出了屋子后,思来想去觉得玉桃的那个问题像是有什么含义,出于谨慎的态度,他特意去打听茶水的事。

“大人走时就吩咐我们要保持屋中原样,就是桌上落下的一片花草叶子,也让夫人回来时,看到桌上有一片落叶,热茶也是大人之前吩咐过的。”

主子细腻的心思听得陈虎满头是汗,他怎么越混越蠢,他现在去跟玉桃说清原委,就像是马后炮给自家主子做面子。

棠眠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我的男友是病娇》第 113 章 33

希望你也喜欢

(https://www.bqgcn.com/9_9555/179703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qgcn.com。笔趣阁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qgcn.com